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恐怖灵异 -> 太阳神的荣耀

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荆棘枷锁 游戏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史塔克的攻击手段主要还是以高能物理为基础的放射性攻击。他本人虽然偶尔也会亲自下场,玩玩拳脚之类的手段,但是那对于他来说到底不是正途。

    能用一发光束炮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像是野兽一样上去肉搏?这不合逻辑,也不符合他文明人的形象。当然,其中或许也有他那点拳击技术实在是上不了台面的关系,但是总体来说,他还是更信奉枪炮胜过拳头这个真理的。

    不过,眼前的这个情况却是,他的真理并没有办法对史密斯.周奏效。哪怕说他真的是使尽了浑身的解数,但凡是能塞下一根炮管的地方都没有遗漏下,但是,就好像是把全部的本领拿出来,只为了开一场玩笑一样。他的绝地反击,他的求死一搏,只是在空气中释放出了一道道耀眼的烟花,而说到攻击的力度,聊胜于无。

    这不是内部上出现的问题。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下了这样的一个决意,再怎么说他也不至于放出这么一个哑炮来。真要是说原因,怕是外界环境的变化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见识过了史密斯.周之前的手段,他是一点也不会怀疑他是否具备做到这一步的能力。别人或许没有这个能力,但是对于能改写基础规则的史密斯.周来说,这真的没有什么困难的。而果不其然,当他对周围的环境进行了一番细致的扫描之后,他立刻就发现空气中的许多成分,在折射率和受热膨胀上出现了本质性的变化。这种变化使得他的光束武器还没有攻击到目标,就已经是中途消耗了七七八八的威力。而哪怕是最终落到了史密斯.周的身上,也根本不能通过常规的受热膨胀,出现一丁点的冲击性反应。

    结果就像是放了一个大烟花,于他来说简直是充满了戏剧性和嘲弄性。而面对这样一种情况,他在内心里充满了屈辱和不甘的同时,也是立刻意识到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自己的打算怕是行不通了,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自杀就成为了最好的选择。把血溅到史密斯.周的身上,让他意识到他所谋划的一切自己根本无从得知,或许这样能让他打消掉那份可怕的恶意?

    这种可能更加的微乎其微,但是不管怎么说史塔克都觉得自己有那个必要去尝试那么一下。而就在他准备自己动手,把覆盖着装甲的手臂直直地插进自己心口的时候,来自史密斯.周的声音已经是在这个时候传递到了他的耳朵里。

    “托尼.史塔克,你以为你可以用死亡来结束这一切吗?你太天真了。死亡并不是终结,我完全可以把你从死亡的手中拉回来。哪怕你不愿意起死回生,我也依然可以拘禁着你的灵魂,让你重头到尾的把这一幕大戏看在眼里。你是不可能逃避开这一切的,所以换一个想法,试着来阻止我不是更好吗?”

    “而这就是你想要的对吗?看着我徒劳的挣扎,让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切都按照你的剧本上演?”

    史塔克知道史密斯.周打着什么样的鬼主意,他宁愿一死的原因也就在这里。史密斯.周有足够的能力让他努力化为乌有,而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的感觉到底是太糟糕了。

    此时此刻,他只能悲愤地进行着控诉,“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成为你手中的玩物!”

    “不,史塔克,这应该取决于你。”

    面对控诉,史密斯.周甘之如饴。不过他很照顾史塔克的情绪,毕竟对于他来说,让史塔克太过于悲观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所以他当即就这么对着他说道。

    “试着想一想吧。如果你什么都不做,那么他才会成为我戏剧中的主角,成为一个我设想中那样如同哈姆雷特一般的悲剧人物。但是如果你做了一些什么,我是说你能像刚刚那样给我一点意想不到的惊喜的话,也许你有改变一切的机会呢?”

    这是抛下了一个香饵,而明知道这个饵里面有钩,史塔克还是不得不选择将这个饵给吞下去。

    他已经没有别的希望了,哪怕说眼前的这个希望是史密斯.周摆明了给他画出来的一个饼,是一个圈套,他也必须要钻进去才行。

    “你说得对,我必须阻止这一切,我必须要让弗兰克从你的魔掌中逃出来。这是我必须做的,哪怕说赌上我能付出的一切。”

    如同自我催眠着一般,史塔克的眼中已然是开始闪烁起了火焰。这是困兽犹斗的眼神,是那种身处绝境之中的人拼命抓住希望的感觉。史密斯.周很高兴自己能激起他的斗志,但是他也明白,无限制的让史塔克胡来,是会让这幕大戏超出掌控的。

    要说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人,肯定有史塔克一个无疑。而不对他做出任何的限制就让他参与到一场精心布置的游戏中来,那最终的结果一定很让人惊喜。史密斯.周不排斥这样的惊喜,但是他并不想让这种惊喜变成惊吓。所以,面对着已经决定放手一搏的史塔克,他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一个冷笑来。

    “是的,你会赌上所有的一切,尝试一切的可能来破坏我的这个计划。但是,我可不会如此轻易地就让你把它破坏掉。我要给你套上锁链,套上最坚固的枷锁。我要让你明知道该去阻止那些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但是偏偏就没有阻止他们的能力。而首先,第一步就是,我要剥夺你的言语!”

    “托尼.史塔克,霍华德.史塔克之子,你将有口不能言!”

    如同一句陈述,但是又好像是下了一个诅咒一样。史塔克顿时感觉嗓子里刺痛,然后舌头麻木的根本就没有了知觉。

    他想要质问史密斯.周对他做出了什么,但是他从嘴里发出的却只有含含糊糊的呜呜声。就好像他那条灵巧而且习惯喷吐毒液的舌头根本不复存在了一样。他彻底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这种身体重要感官的失去让史塔克大惊失色,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史密斯.周居然有这样诡异的手段。而最让他担忧的是,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这当然只是一个开始。史密斯.周布置的毕竟是一个悲剧性的舞台,他当然不可能让这个舞台上的重要角色之一,只受到这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影响。剥夺他的言语,只是为了防止他乱说这些计划。而不用语言,不代表他就真的不能透露这一切。所以下一步就应该是......

    “托尼。史塔克,你将不能识文断字!”

    一种奇怪的剥离感,让史塔克下意识地意识到了什么。他连忙搜索着四周,从那些可能存在单词的地方进行判断。但是当他搜索到自己想要的目标时,答案却是让他震惊以及难以置信的。

    他找到了那些单词,但是他却根本无从分辨这些单词的意思。虽然说的确可能存在一些特殊的单词属于那种常人无法辨识的类型,但是他可以肯定,像是这种组成不过五六个字母,而且印在瓷器上的单词会是这种类型。

    而且再仔细想一下,他甚至遗忘掉了所有的单词拼法。虽然说还能勉强识别出abcd这些最基础的东西,但是除此之外,他甚至连拼写出自己的名字都有些做不到。

    “这是什么邪恶的魔法?”

    他的心里在疯狂的咆哮,而有口不能言的他除了呜呜之外,却是再也没法对史密斯.周表达任何程度上的不满。

    毫无疑问,这是更加狠毒的招数。失去了语言,只是单纯的不能说而已。而只要找到一个熟人,把自己想要说的话写下来,那么沟通什么的也不会算是什么问题。

    然而现在,连写都做不到,几乎是断绝了他跟外界人交流的所有可能。哪怕说还有一些抽象的能力能够帮他联系外界,但是轻易间,这种能力就已经不是那么轻易可以获得的了。

    史塔克心中焦急,他已经设想到了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所要面对的困难。而这,依旧不是史密斯.周给他准备的全部。

    当着史塔克的面,他伸出了手,手上萦绕着的是一开始他所释放出来的那种氤氲的光芒。和之前的形态相比,那种密密麻麻的线团显然是少了许多。这让它看起来有些稀疏,但是史塔克却一点也不敢小看这种光芒的存在。

    他已经是亲眼验证了这种法术的神奇,而即便是再怎么愚蠢的人,也不可能到了这个时候还对它有任何的小视。所以他的眼神充满了忌惮。

    这种忌惮被史密斯.周看在眼里,他也是立刻就对着史塔克大笑了起来。

    “你很畏惧这种力量对吗?也对,在见识过了它的强大之后,你没有理由不感到畏惧。在法术中,这是位于顶点的存在,而哪怕说是古一那个叛徒,她也只是对这种法术了解一个皮毛而已。斡旋造化,真正象征着法术神奇的奥义,掌握的就是造化和改变万物的力量。有人愚蠢地以为这只是用来改变物质形态的,这简直就是愚不可及。物质的形态再怎么改变,究其根本终归还是由同样的基础构造出来的,改变这些根本没有意义。而只有改变最基础的,才能真正发挥出这门法术的神奇。”

    “看到这些丝线了吗?它们是构成这个世界最基础的存在。在东方,他们叫命数、因果,在西方,它们叫命运。而你们科学界也猜想到了它的存在,并且给它冠了一个宇宙弦的名字。虽然说对于你们来说它只是一个理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你们已经接触到了真正的真理所在。”

    “法术的奥义就是要从更高层的视角来看待世界上的一切,而如果以这种命数的理论来看到万物,则万物都不是不能改变的。这就是你不能理解它的根源所在,因为你的视角还没有达到那种更高维度的层面。当然,这种力量也不是无止限的。就好像是构成大厦的梁柱一样,想要单纯地改变一个大厦的结构,光是改变一两根梁柱可没有什么作用。而在这里,我不得不说,托尼.史塔克,你对于这个世界的影响果然非常的特殊。”

    “我一次性所能掌握的命数只有这么多,而仅仅只是剥夺了你这么微不足道的一点小能力,就已经是消耗的这么多了!看看它们的数量,也许仅仅只够再给你套上一层枷锁了。而该是什么样的枷锁才合适呢?让我想想......”

    说到了这里,他的笑容开始变得恶意十足。那种感觉,在史塔克看来就好像是某个疯狂的恶作剧真正进入到了高潮一样。

    这不是什么错觉,而是事实的确如此。因为这个时候,史密斯.周依然是对他吐露出了自己最邪恶的想法。

    “有了,那么就这样吧。托尼.史塔克,你将彻底失去关于你的儿子,弗兰克.史塔克的全部印象。你将遗忘他的脸,遗忘他的声音,而且再也无法铭记!”

    “不,不,不......”史塔克心里咆哮着,如同疯了一般想要去抓住史密斯.周的手,想要去阻止他手中那些命数的改变。但是,他来不及了。因为这个时候,大脑的空白已经是如同潮水般吞没了他。他耳边回响起了弗兰克的声音,眼前也浮现出了弗兰克的容貌,一切的一切历历在目,再然后,这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一个泡沫一般,彻底地粉碎在了他的面前。

    他失去了它们,哪怕说他拼命地想要牢记住,想要把这些刚刚还回荡在自己大脑中的东西死死地印刻在自己的内心里,但是他到底还是失去了它们。彻彻底底,空空荡荡。所有的记忆都已经被打上了空白的疮疤。

    不论是他婴儿是蜷缩在自己臂弯里的模样,还是他逐渐成长,像是个小大人一般的神情颜色,都已经是在他的大脑中被描绘成了空白。

    他还记得弗兰克,记得自己的这个儿子,记得自己对他有多么深切的感情。但是他偏偏想不起来他长得是什么模样,想起不来他呼唤自己的声音......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痛苦,迷惘以及内心里被掏空了一块的感觉,让史塔克颓然地跪倒在了地上。而看着他这副失落的模样,史密斯.周则是甩了甩已经空无一物的手,然后狞笑着把他整个人都拎了起来。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大幕马上就可以拉开了。史塔克,我期待着最后的结局,我期待着你能做出怎么样的努力。不过,还有一件事......现在的剧本里可没有你该出场的地方,所以,去一个遥远的地方挣扎吧。去星空深处,来寻找回家的路吧。”

    “放心,我不会让你遗忘掉你在这个世界上所拥有的一切。我给你最后的仁慈就是,当你在梦中的时候,你会回想起他们的存在的!不过记住,留给你的时间可是不会太多的!你的命运,你儿子的命运,可都掌握在你的手中......游戏,开始了!”顶点小说手机站 m.11kt.cn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