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恐怖灵异 -> 太阳神的荣耀

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杀人诛心 无情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女人们清点着人数,发现不在的人分别是夏芮丝,以及连保镖都当不好的灵蝶以及死亡女。死亡女和灵蝶倒还另说,虽然说有点强人所难的意思,但是连保镖工作都做不好的她们已经是徘徊在失业的边缘了。但是夏芮丝,她可是支撑她们逃亡的关键啊。

    眼下夏芮丝不在这里,她们虽然不至于会怀疑这会是夏芮丝背叛了他们,但是难免地会担心起她的情况来。她为什么没有出现在这里,而她们又为什么会回到起点上?是出了什么差错,还是遇到了什么意外?没有人知道答案,而也正因为未知,她们才更加的不知所措。

    糟糕的情况让她们很难不去设想那种最糟糕的可能,而一旦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她们所有人都是不能接受的。艾达她们不能设想周易失去了妹妹之后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反应,而周岚也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失去了女儿又会是一种怎么样可怕的情况。

    越想越是恐怖,越想越是害怕。以至于周岚即刻就扭曲了脸色,尖声对着史密斯.周质问了起来。

    “你到底做了什么?你到底把我的夏芮丝给弄到哪里去了!”

    “别担心,阿岚。我可没有做任何伤害到她的事情。我只是让她去了他想去的地方而已。”

    眼看着周岚的脸上还有些不解,史密斯.周干脆就做起了详细的说明。“就好像是打开了一扇门就能通往门的另一边一样。我只是在其中做了一些手脚,让这个门所通向的地方从一个变成了许多个。而你们每个人走进这扇门去,都是单独地通往我所布置的一个方向。在这里面,我刻意地安排了一下。有些不那么重要的人,或者说可能制造麻烦的人,我都让她们离开了。而像是你们,我则是让你们回到了这个起点。很让人意想不到,是吗?”

    没有人对这个问题做出正面的回应,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这么做不过是在助长史密斯.周的嚣张气焰而已。让一个疯子笑到最后,这已经是够糟糕的事情了。而如果还要让他们去附和一个疯子,夸赞他的疯狂举动,这无疑是糟糕到极致了。

    没有人想要在自己本来就已经够糟糕的心情上再添上一把堵,可问题是史密斯.周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们。他或许不会对在场的这些女人们出手,但是对于史塔克,他可没有什么手下留情的必要。

    所以下一刻,他随手一掐,就已经是把史塔克给高举了起来。

    “这个惊喜怎么样,史塔克先生。是不是完全地出乎了你的意料?”

    并非是举高高,而是被卡住脖子举起来的史塔克现在正在享受着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折磨。生理上他有些喘不过气,毕竟喉咙被扼的死死的。而心理上,那种沮丧和彻底失败后的痛苦则更加的折磨人。

    他挣扎了一下,没有能从史密斯.周那好像钢铁一样的手掌中挣脱出来。而这似乎也好像是耗掉了他全部的心力一样,让他彻底地失去了反抗的想法。

    成王败寇,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接受这样的命运。而不想在史密斯.周手中接受更多屈辱的他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是怒目相视地对着史密斯.周低吼了起来。

    “我承认是你赢了,所以你还在犹豫什么,杀了我啊!”

    “你就这么想要求死吗?还是说你觉得这对于你来说会是一个解脱?”

    感觉很理解史塔克此刻的心情,但是史密斯.周却并没有如他所愿这样的想法。或许他曾经有,但是在史塔克那样戏耍了他一番之后,他已然是决定要好好的把这番情谊给报复回来了。

    而说起报复,杀死一个人到底是最肤浅的手段。杀人诛心,到底诛心才是最狠辣的手段。而诛史塔克这样人的心,并不容易。

    史塔克不是那种简单的家伙。有些简单的人,只需要随随便便给他制造几个过不去的坎,就能诛了他的心,让他彻底地变成行尸走肉,活着都不如死了的来的痛快。但同样是有些人,哪怕是让全世界的人阻拦在他的面前,他也依然能坚定着自己的意志,做那种负重前行的人。

    这种人是最难缠的,而不幸的是,史塔克就是和这种类型的人沾边的家伙。

    诛这样一个家伙的心,往往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往常的时候,史密斯.周真的是没有那样的闲情雅致,他更习惯的还是直接性的给予对方毁灭。但是这一次,史塔克真的是惹恼了他,哪怕是好耗费上一些不必要的功夫,他也必须要诛掉这个家伙的心。

    而到底该怎么才能诛了他的心,让他感受到最深沉的绝望呢?史密斯.周设身处地地稍微构想了一下,就已经是想到了几个或许拿得出手的方案来。而在这些方案实施之前,只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需要让他活下去。

    活下去,很简单的事情。照理来说在这里放他一马就行了。但是他有些不确定,自己在把自己的计划对他和盘托出的时候,他还会选择活下去,而不是用死亡来让自己的计划宣布告终。

    对他进行隐瞒吗?这样会失去最大的乐趣。而且那样营造出来的绝望也不够深沉。而说出来,真的没有问题吗?

    有着这样的担忧,史密斯.周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过很快地,他就想明白了。史塔克应该不是那样会轻易以死亡来终结别人计划的家伙。或许说这是最简单的办法,但是除非说没有其他的选择,否则他一定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来阻止自己的才是。而这种徒劳的抗争,才是对他真正的诛心之举。

    只有意识到自己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只有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无用的,完全是没有意义和价值的。这才能让他的内心彻底地死去。

    这应该会很有意思的,如果一切都如同他设想的那样的话,最后的结局一定是能如同他之前所描绘的那样,让史塔克感受到一百倍,一千倍的痛苦的。对此,他差不多有七八分的把握。而在有着这样把握的前提之下,他已经是对着史塔克露出了一个充满恶意的微笑来。

    “知道吗?史塔克,我突然间不想杀你了。仔细地想一想,如果我现在就杀了你。除了泄了这一时间的忿怒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意义。我到底还是被你摆了这么一道,哪怕说你并没有对我的计划造成什么实际意义上的损失,到底你还是给我留下了一个污点。而用你的血来洗刷掉这个污点,我觉得实在是有些太便宜你了。所以,我有了另外的想法。”

    “另外的想法?”这话一说出来,史塔克心里就已经是有了不祥的预感。他很清楚,史密斯.周这个时候放自己一马,不对自己出手,那么肯定就是要对自己身边的人出手的。而他想要通过伤害自己身边的人来报复自己,那么势必是要对他们做出更加残忍和不可想象的事情。

    伤害自己无所谓,反正他已经下定了死的决心。但是伤害他身边的人,他那无辜的妻儿以及一大堆什么都没做的人类?这种事情他怎么能答应。

    “你到底要做什么?我决不允许你对我的家人和朋友动手!听到了没有,你这个混蛋。”

    “啊,你猜到了啊。也对,这并不难猜就是了。”

    激愤的怒吼并没有让史密斯.周感到不快,相反的,看着史塔克正在按照自己剧本中的那样表演,史密斯.周脸上的笑意也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就如同你猜想的那样,对你身边的人动手,才是更好的报复你的方式。但是,单纯的只是动手?我觉得还不够。”

    “杀死他们,固然能让你感觉到痛苦。但是却也未尝不是放下你心中的枷锁,让你能够以一种更决然的态度来和我作对。虽然这的确是能够让我得到一时间的快意,但是说到最后,这到底还是要让我自己来买单的。自作自受,我可没有这么无聊的功夫。所以相比较于这种粗野的手段,我倒是有了一个更好的想法。”

    “有一个问题我想要问你,史塔克。在你的心里,到底是你为之奋斗的国家比较重要呢?还是你的家人比较重要呢?”

    这个问题有些突兀,同时也让史塔克有些不知所措。尽管说他心里面一直很坚定家人的地位,但是当他真的需要把这两者拿出来做一个对比的时候,他却是根本给不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来。

    一者是他感情上最为挂念的所在,是他身为父亲和丈夫的意义所在。而另一者却是他身为钢铁侠托尼.史塔克,美国总统托尼.史塔克的意义,是他理想和事业的寄存。

    他为了美国做了那么多,牺牲了无数宝贵的东西可不仅仅只是为了玩而已。他是真的将之当做了值得一生奋斗的功业,而这样的功业,要说它在心里没有价值,比不上其他的什么东西,那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

    也许最终他会选择家人,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国家的意义在他的心里就没有价值。只能说他做了史塔克应该做的选择,选择了家人而已。

    此时此刻,史塔克心里面有了答案,但是他却并不打算告诉给史密斯.周。因为这听起来就像是一个送命题,给出什么答案什么就要遭殃的预感太强烈了,他宁愿闭上嘴,在这个时候保持沉默。

    当然,沉默并不能打消史密斯.周的念头,他不需要史塔克给出答案,就能把他的想法看的清清楚楚。无非是担心自己会选择他最重要的那一方去伤害罢了。这个担心实在是多余,因为这两者都在他的算计之中。而对于这一点,他表达的相当的坦诚。

    “你担心我会对他们施展什么阴谋诡计?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在我的设想里,他们两方可都是主要的参演角色。我很想看到的是,当你的儿子把所有的一切都归咎在你为之奋斗的国家上,然后在他进行所谓复仇的时候,你会怎么做?而当你的国家把你的儿子定性为像我这样的反派角色时,你又会怎么做?”

    “你休想!弗兰克绝对不会这么做,而美国政府也不会如你所愿的!”

    史塔克的语气有些激动,不过却并不笃定。他如此说与其说是否定这其中的可能性,倒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而史密斯.周可不会让他有任何一丁点的侥幸。

    “休想?这可说不准。你的儿子还小,对于这个岁数的孩子来说,家人,尤其是父母的地位胜过了世界上的一切。假使说你在他眼中死了,而他的母亲也因此出现了一些精神上的问题。那么,只要我稍微地做点安排,认为你的死背后有着政府的阴谋在,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至于政府,那就更简单了。也许一开始的时候看在你的面子上,他们或许对你的儿子有那么一丁点的宽容。但是,随着事态的逐渐严峻化,你觉得这种宽容能够持续多久。尼克弗瑞他们是什么人,你应该比我更了解才对。在这种纯粹的国家利益面前,你觉得他们会在乎你的儿子他是谁吗?”

    平心而论,史密斯.周说的都是一些大实话。而也正是这样的大实话,让史塔克内心里那本来就不怎么坚固的防线顷刻间就土崩瓦解了起来。

    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将要面对的是怎么样恐怖的一个情况,而面对这个情况,他现在只能有一个主意。

    一瞬间,仿佛是垂死的野兽做最后的挣扎一样,史塔克几乎是拼命地动用着自己能动用的一切手段,对着近在咫尺的史密斯.周毫无保留的发动了凶猛的攻击。

    他的意图很简单,并非是想要借此机会杀死或者伤害对方,他很清楚那做不到。他要做的是激怒他,让他对自己痛下杀手。而只有他对自己痛下杀手了,他那个不想用自己的血来洗刷掉污点的说法也就不攻自破了。

    史密斯.周这人虽然不择手段,但是却应该还不至于到连自己说过的话都不认账的地步。当事情偏离掉他预想的走向之后,他哪怕是对自己再痛恨,难道还能和一个死人继续较劲吗?

    当然,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与其说这是一份分析,倒不如说这更像是一份期望。他期望着事情能像他所想象中的那样简单,他期望着自己可以用这最轻松的方式来解决一切。然而,这注定了,只是一份奢望罢了。顶点小说手机站 m.11kt.cn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