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法师手札

正文 卷四 铁幕降临 第三十三章 上古先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男子紧握她的手,指节发白,而后猛然一推。女战士猝不及防,后退了两步倒在地上。就在这个时候,一丛灌木之后一个身影一跃而起,像是猛虎扑食一般将男子压倒在地,而后迅速制住了他的双手,把他的脸按在地面上。

    这个闯入者正是之前那五个女人之中的一员。不知何时她早就潜伏在附近,如今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虽然名为诺的男子奋力挣扎,然而却始终没法挣脱身上的那个女战士。后者仰头发出一声短促的呼喊,分散在其他方向的女人们便迅速围拢过来,将诺彻底制服。

    倒在地上的安似乎愣了愣,大概没想到自己的下属们会违背自己的命令。然而权衡再三之后,她便也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后站了起来,看了也不看那男人一眼,冷冷说道:“带他走吧。”

    五个女战士当即松了一口气,将那男人紧紧夹在中间,便向广场走去。然而在经过安的身边时,她忽然扬起手,狠狠地给了那个最初将诺制伏的女人一记耳光:“再有下次,我杀了你。”

    那女战士只是低了低头,什么也没有说,便继续上路了。

    整个过程当中,诺一言未发,即便在是在挣扎的时候,也仅仅是发出低沉短促的喘息声。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他是打算在安的面前维持一个男人最后的尊严——只是后者自始至终都没有再看他一眼。

    原本我抱着看看热闹的心思……然而此刻却是真的想要弄清这个神秘部族的秘密了。

    两个人交谈的时候数次提到“生命泉水”,但在我的认知当中。西大陆上似乎并没有关于这个东西的传说。这所谓的“生命泉水”,大概就是指广场上那个圆柱形的东西。而那些男人们,便是被投入其中……

    但想必真相不会如同听起来那么美好,这“生命泉水”。大概是一个可以剥夺人类生命的事物,因此诺才会想要逃脱被投入其中的命运。这就更加证实了我之前的推断——这绝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宗教仪式,需要这么多人献祭,必有其目的。

    我还在思量应当怎么样毫不引人注意地潜入这部落,一个机会便已送到眼前。

    那个名为安的女人,竟然没有跟着那五个人与另外两个奴隶离开。

    她对五个女战士其中的一位说了些什么,而后独自走到那块巨岩旁,坐了下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现在应当正处于某种悲伤、无奈、悔恨的复杂情绪之中。

    这简直是天赐良机……

    于是几分钟之后。这个刚刚失去“爱人”的女子便已经处于我们五个人的包围之中。但她只是抬头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便极快从那种复杂的情绪中解脱出来,说道:“是你们。”然后便拍了拍手,从地上站了起来:“你们刚才都听到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不想惹麻烦的话。我建议你们现在就离开这里——之前,我给过你们忠告。”

    这一次她自始至终是对着我说话。想来是因为身后没有了其他人,她用不着再做出那种对男人不屑一顾的姿态了。这使我有点儿惊讶:苏族人应当与外界接触不多,然而这个女人却能够一眼看出我才是这群人当中的主事者……jīng明的不像是一个苏族人。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自嘲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在外面待过一段时间。”

    她的目光在我的身上扫了扫:“我还能看得出来,你们是贵族——然而在这片森林里,可不分什么贵族、平民,只分男人和女人。”

    “你是个聪明人。那么我们说话就方便多了。”我对她报以微笑,“我们不想惹麻烦。只想满足我的好奇心。我无意干涉你的私人生活,但……假如你能够为我提供些令人满意的信息。在你愿意的情况下,我可以考虑救出你的那位诺,然后帮助你们两个远走高飞。你在外面待过一段时间……我想生存下去对你而言不是什么难事。”

    在听到我的话之后,这位女战士微微愣了一愣。显然我的提议对她而言并非完全没有诱惑力。但随即她便冷笑起来:“你这样的男人……我见过不少。认为我们苏族人只是一群弱女子,因此便觉得自己可以征服一切。但,大多数人的下场都是被投进了‘生命之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广场上引起sāo乱的就是你们……”她又将目光投向珍妮,显然认为这个曾经拔出过诅咒魔剑的女子才是始作俑者。

    但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又岔开了话题:“知道为什么,在第一次见到你们的时候,我会提醒你们远离此地么?”

    不等我回答,她又继续说道:“因为你们两个,”她点了点我与珍妮,“是我这五年来见到的第一对异xìng情侣——没错儿,让我想起了我和诺之间的事情而已。你想要知道所谓的秘密?呵呵……其实你用不着对我许诺什么,告诉你也无妨。”

    这真是一个……奇女子。我在心里这样说道。多大时候我都预料得到与我谈话的人下一刻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然而这个女人的表现却每每出乎我的意料,倒像是我现在要跟随她的谈话节奏走了!也许这便是苏族女人的不同之处——生活在独特的母系社会之中,让这些女人拥有了不同于外界女子的强大自信与活力,加之女xìng独有的细腻心思,才造就了这样一位难缠的对手……

    无论她要说的是真是假,我决定姑且听之。于是我们解除了戒备的姿态,好营造出一种相对轻松的谈话氛围来。

    她看了看广场方向,说道:“我的时间不多。所以我们长话短说。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不想让这个秘密跟着整个苏族部落一起被埋没。我希望有人……像你们这样的人能够将我们的故事流传下去,好让这个世界知道,先民们的故事。”

    “先民们的故事?”我微微一愣。“难道你们这里……还有与历史不同的版本?”

    “我口中的先民,并非你们的先民。或者说……并非你们这些人类的先民。”女人的脸上现出某种骄傲又落寞的神sè来,“听完了这个故事,你大概就会好好想一想,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赶紧离开了。”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所用的几个词汇更加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你们这些人类的先民”——这难道是指,他们并非克莱尔人。也并非尼安德特人?然而无论我怎样仔细打量,却都没法从她的身上发现一丝一毫的与众不同之处。

    然后她的声音响起,以着某种伤感的语调。

    “我们苏族人,自有历史以来就生活在这片森林当中。我们的社会体系。与你们是不同的,女人主宰了一切。我知道你一定好奇这种状况是如何形成的……呵呵,其实很简单。因为苏族的男人,一直以来,都没有生育能力。唔。‘生育’这个词语,也是我到了外面的世界,才学会的。”

    “我是长老的女儿——但并非你们所理解的那种血缘关系。所有的苏族人都是从生命泉水中诞生,然后被成年人领养。我只是运气要好一些。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无法不同外界交流——即便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自给自足。然而我们总得知道外面的世界大致是什么样子、都发生了什么。所以每隔十年,就会有一个苏族女人作为探索者。被派出去。而我,便是这十年来的探索者。”

    “幸运的是,这世界发展到现在,人口仍然不多。而我们的这片森林既偏僻,又没有令人觊觎的资源,因此一直安静地存续至今。”

    “这世界发展到现在。”我注意到了这个词语——这口吻,简直像是一位洞彻历史的智者。

    她继续说道:“所以我了解了你们世界的历史。在你们的历史传说之中,最初的先民们与亚人种和类人种一同诞生——被星界的神祗所创造。而尼安德特人……”她看了看珍妮与我,“则是被jīng灵之母伊娃创造出来的。原始愚昧的先民们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学习和积累,创造了自己的文明,缔造了一个又一个王朝,最终,用你们的说法——人类终于创造了有史以来最为辉煌灿烂的世界。”

    说道这里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来。这笑容令我的心微微一紧——因为这是某种包含着轻微的“不屑”的笑容……

    若是由我来述说这段历史,大抵我也会在心里露出这样的笑容来。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界的文明之前,还有一个更加不可思议的世界。然而……她竟然是也知道这一点么?或者说,苏族人的秘密……就是他们知道上一个文明世界的真相么?

    “但我要说的是,你们的先民,并非这世界上最早出现的人类。在此之前,早有一个更加强大、更加灿烂的文明。”

    果然!我睁大了眼睛,她果然知道!

    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这样一个看起来熟知那个世界历史的人!苏族人究竟有着什么样过去?难道他们……

    即便是我,心中都生起了这样的波澜,更何况是其他人。矮人和珍妮还要好些……因为前者早就发现了遗迹,而后者则在马车之中听我零星提到过我的猜想。半人马泰达米尔的反应可就要激烈得多了——他重重地喷了一口气,几乎要跳起来:“你在说什么?你是说,在神祗创造了我们之前,还创造了另一些人?他们在哪?”

    我及时示意这个鲁莽的大家伙安静下来,好让安继续说下去。但这个女人此时露出了些许疑惑的神sè,似乎对于我、珍妮、索尔以及矮人甲壳苏的镇定感到不可思议。大概在她想来,即便我们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也应当有适当的表现吧。

    “我也略微了解一些。”我微微点了点头。“但也许没有你知道的多。请您继续。”我想,在我这样回答之后,她应当不会再将我当做出普通的贵族了。也许……双方还有可能进行进一步的合作。

    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便说出了这样的话来:“而我们苏族人。就是那个世界的遗民。”

    不啻一道惊雷在我的心中闪过,我几乎按捺不了自己的激动——我所追寻的那个秘密……终于在今天要被揭开了么?!

    显然我露出的这种惊讶又渴望的神情令她满意,她顿了顿,接着说道:“而正是令上一个文明毁灭的原因之一,造成了我们苏族人今天的局面。起初,在我们的部族之中,是有着对那个世界历史的详细记载的。然而到了今天,时间实在过去了太久。以致于作为遗民的祖先们并未将前人的伟大智慧完整地保存下来。因为在他们从世界毁灭的可怕境地之中恢复过来的时候,许多伟大的力量都已经消失,祖先们并未能继承那个世界的全部遗产,只留下了一些破碎的记忆、满身的伤病、和我们如今居住的遗迹。”

    “据说苏族的祖先们也同你们一样。由男女共同繁衍后代。然而毁灭世界的力量使得苏族的男xìng先民们患上了可怕的疾病,他们变得越来越虚弱,以致于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并且变得麻木、愚钝。那时候的先民们用残存的力量建造了生命泉水,于是苏族的女人们便依靠这泉水。将血脉流传下来。”

    “这些事情……发生在什么年代?”我轻声问道。

    “超过一万年。”安回答,“记载很模糊,我没法确定确切的年份。一万多年前的先民们利用生命泉水延续后代,而后渐渐从世界毁灭的yīn影中恢复过来。足迹甚至遍布这一整片森林。”她指了指我们周围那些参天古树,“据说这些树木。就是她们为了对抗当时可怕的环境而种植的。”

    “就是说,这些树木的树龄都超过了万年……”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再一次认真审视那些巨树……便是这些沉默的高大植物,默默地见证了旧世界毁灭、新世界的诞生么?

    “之后呢?你们苏族人的祖先,不是恢复过来了么?”

    “没有那么简单。”安苦涩地笑了笑,“造成她们衰落的原因,也正是造成我们如今困境的原因。你知道,生命泉水是如何制造新生命的么?”她向广场的方向看去,“就是像现在一样,把那些成年男人们,统统投入泉水之中……他们便会化为血水。然后这继承了先人力量的遗迹,便会用这些血水和另外一些东西造出新的人——”

    “造人?”我皱起眉头,“你说造人?凭空造人?那这岂不是……”

    “没错……这简直就神祗的力量。”安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因此我也在怀疑……先民们是不是毁于神祗的怒火……因为他们已经获得了神灵的力量。”

    我决定暂时不再追问那东西是如何造人,因为我知道,那也许是一个更加漫长的故事……更大的肯能xìng是,即便安也不清楚其中的奥妙。“那么你们的困境是什么?”

    “一个诅咒。生命泉水会制造出婴儿来……这些婴儿有男有女,但男xìng都无法生育,孱弱不堪、疾病缠身,只有女人才能健康成长——在从前,是这样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苏族的祖先们以此发展壮大的时候,她们发现诅咒降临了。自泉水中诞生的男人们长得越来越相似,而自泉水中诞生的女人们,也有一部分人染上了类似那些男人们的疾病。新生的婴儿不能全部健康成长,十个女婴当中便会有一两个夭折——这样的情况越发严重,最终苏族的人口开始逐渐减少,直到现在,整个部族不超过八千人——还包括了两千多个男人。”

    “这样的事情大约发生在一万年以前……”

    “就是‘我们的先民们’出现的那个时间。”我接口道。

    “没错。于是我们的祖先由盛而衰,最终退回了这片森林,一直延续至今。而到了今天,那个诅咒越发严重……泉水中出生的十个女婴里,大概只有一两个才能健康地长大——所以,我想,苏族,也许很快就要灭亡了。”

    “那么……”我想了想,说道,“你们为什么不和‘我们的先民’中的男人们通婚?”

    “据说尝试过。”安耸了耸肩,“这是部族里的一个秘密,只有极少将会成为长老的人才知道。我们的祖先尝试过……但也许因为你们是由神祗创造的人,两种人类结合之后,依旧无法生育。”

    我有许多问题想要提问,但思量了一阵,只说道:“那么为什么你们要将外面的男子也投进生命泉水里?”

    “我也不清楚,只是一个传统而已。”安说道,“古时候流传下来的规矩,要在生命泉水中补充些新鲜的血液……然而也不能太多。历史上曾有过这样的事情,结果那一次泉水中生出的,都是些可怕的畸形儿。”(未完待续。。)

    s顶点小说 www.11kt.cn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