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法师手札

正文 卷三 混沌年代 第五十章 刀锋女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按照地上界的时光流逝速度,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也是我在深渊位面度过的第四天。我的魔力仍在增强。半神之躯带给我的无尽力量以及魔力的洗涤令我的感觉从未如此之好,当我再次使用“法师之手”这个法术的时候,我几乎感觉到那已经成为我真实的第五肢了。

    于是我开始尝试一件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记忆我的那本手札中的全部魔法。

    即便在前世最强大的时候,我所能做到的极限也只是记忆三个个传奇法术、六十三个高等魔法、九十四个中阶法术以及一百二十三个低级法术。然而此刻我的魔力几乎自成一片汪洋,我甚至不清楚自己的极限卷三 混沌年代 第五十章 刀锋女皇在哪里。

    然而这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光之天使对我说过的话——三百年前我想要成为半神的那种方式……的确是不可取的。

    在从前乃至现在,地上界的大多数的高等法师都认为神祗与凡人最本质区别仅是魔力的高低。这个理论认为,一旦一个法师拥有了超过临界标准的魔力,那么对于位面之间的力量平衡起着守护作用的“晶壁”便会自行运作,将力量远超当前位面所能承受范围之内的强大存在驱逐至另一位面。

    这便是我从前的思路——通过晶壁的力量令自己获得神xìng,而后强行留驻与地上界,就像当初雷斯林强行去往深渊地狱一样。

    然而现在发生的事情却告诉了我这样一个事实:即便此刻我拥有了无限增长的魔力,甚至拥有了数倍于我前世的强大力量。我却依旧感受不到那种由量变导致质变的前兆。就好像我走上了一条岔路,无论行走多远,却始终无法抵达那个目标……这是两条平行线,永无交错的那一天。

    也许只有等到我重返地上界卷三 混沌年代 第五十章 刀锋女皇、见到罗格奥的时候。才能够弄清光天使口中的那个奥秘——即如何获得“命运”的认证。只是从高魔位面穿越回地上界这样的低魔位面会再一次削弱我的力量,那时候就再也无法体验当前这样强大的感觉了。

    雷斯林在当初对我所说的话果然没错——当我来到深渊位面、体验到了具有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之后,我的确有些舍不得离开这里了。

    例如此刻,我已经记忆了手札中的全部九个传奇魔法,然而身体却并无不适。思路依旧清晰无比,意识之海翻腾不休,呼唤着更多咒文充斥其中。

    就在我试图记忆另一个高等魔法的时候,我感到北辰之星与我之间的联系忽然变得紊乱起来了。

    一个强大的存在。来到了这座黑城堡附近。

    我猛地睁开眼睛,沉声问道:“斯卡拉?罗尼修斯,你的那位旧主人,刀锋女皇来到此地了?”

    后者隐藏在大厅的yīn影之中。用他那双血红的眸子看了我一眼,然后垂下头颅说道:“是的,**师阁下。”

    “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并非是来向您兴师问罪,而是败退至此。”

    “败退?”我掂了掂手中的一块血sè结晶。说道,“似乎你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你。”

    “因为您并未向我垂询,阁下。”吸血公爵此刻显得异常温顺。若是平时,我会认为他暗藏祸心。试图示弱,而后在他的那位旧主人到来之后对我反戈一击。然而有了我手上这东西。我却不再有这样的担心。

    我曾说过,这王座将不再属于他。他也许会成为我那支亡灵大军中的一员。因为我知晓吸血鬼们的弱点。这还得得益于我前世的经历——

    在我撕毁与雷斯林之间关于“力量与灵魂”的契约之后,他曾派遣麾下的高等魔族讨伐我,其中便有一位血族的深渊公爵。第一次于那家伙战斗的时候,的确感到焦头烂额。因为无论使用怎样的法术,我竟都无法彻底终结他。

    神圣的祈愿系法术或许可以将其化为灰烬,但在不久之后,他便自深渊之中重新复活,再一次对我发动猛攻。于是我意识到那种家伙似乎与巫妖的生命形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巫妖拥有自己的命盒,只要命盒不被打碎,那么便可无数次地复活。而血族似乎也有类似的本领。

    那便是他们自己的身躯。

    哪怕是化为灰烬,这灰烬也代表了他的存在,便可以籍此重塑身躯获得新生。

    没人比我更了解巫妖,没人比我更了解巫妖的弱点,于是在地上界,也没人能比我更快地找出血族的弱点,并对他们发动致命一击。巫妖的命盒虽然保证了他们可以无数次地重生,然而一旦有人毁掉了那命盒,再强大的巫妖也将被终结。同样的,血族的身躯虽然难以被毁灭,但反过来看,一旦我的手中握有他们身躯的一部分,那么便可以通过这点小东西来牵制他——

    这又类似法师们的真名。一旦被对手知晓,几乎等同将自己的命运交于敌手。

    从血族的身上获得他们身体的一部分,再经过并不复杂的处理程序,便可制成类似于巫妖命盒一样的东西。此刻这东西就握在我的手中。

    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毁掉它——于此同时眼前的这位吸血公爵的身躯也将崩溃。虽然这个法子无法将其彻底消灭,然而别忘了,即便是血族也是有思维和痛觉的。没人愿意不停地体验那种身躯毁灭的痛苦,而且是一次又一次。他的那位前辈便是如此远离了我,再不肯来到地上界。

    他显然也明白这一点。虽然满腹怨气,却无能为力。

    于是深渊公爵温顺地对我说道:“之前我告诉您,我们……不。那位第四领主在与第三领主的战斗中占据优势,是因为那时候所争夺的土地原本就是猩红蛛后从她的手中夺去的。虽然大部分低级魔族并没有明确的自我意识,更谈不上……”

    “忠诚。”我以通用语补充道。

    “没错儿,然而从前的长期统治总会在那片土地上留下印记。而第三领主并不擅长收获人心——她的爱好只是把一些倒霉的家伙挂在她的网上,然后慢慢折磨至死。所以在那个时候,刀锋女皇取得了优势。”

    “那么现在呢?即便是失去了主场优势的话,也不至于溃退到自己领土的腹地吧?”

    “这就得说到一段历史了,阁下。”斯卡拉?罗尼修斯yīn险地笑道,“您来自地上界,一定也知道那位第九领主的事情……那位雷斯林?马哲里。”

    “他在地上界干了一件大事儿,击杀了黑暗女士塔克西丝的分身。然后得到了帕拉丁的庇护,来到这个位面。以上是地上界的人类所知晓的,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就是这个位面独有的秘密了——”

    “说重点。”我有些不耐烦了。因为我感受到。那个强大的存在似乎离这里越来越近了。

    “是。”他立即收敛了那种卖弄的腔调,说道:“来到这里之后,他得到了另一位领主的帮助——即刀锋女皇现在的死敌,第三领主猩红蛛后。因为那个时候,猩红蛛后与当时的第九领主黑骑士是一对情侣……”

    “然而雷斯林的女儿告诉我。是当时的第九领主黑骑士收留了他。”我皱起了眉头。

    深渊公爵显然没有想到我与那位小魅魔还有接触,惊讶地“咦”了一声,但随即yīn笑了起来:“这么说也没错儿……这是发生在雷斯林与第三领主确立同盟以前。那么您也应当知道了,现任第九领主的妻子是一个魅魔。而之前这个魅魔可是黑骑士的妻子。”

    我不禁在心中呻吟了一声。真没想到,在这个位面。在这种以无序和残暴著称的深渊之地……还会上演如此狗血的“爱恨情仇”。

    “猩红蛛后所喜欢的黑骑士有了自己的妻子,于是爱情——多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就变成了仇恨。但那位领主知道自己无法单独消灭黑骑士。于是雷斯林达成了协议。他们一同干掉了那个家伙,然后雷斯林取而代之——”

    “但这与刀锋女皇的溃败有什么关系?”我更加不耐烦了。如果不是手中还握着足以制衡旁边那位深渊公爵的东西,我几乎认为他是要为他的旧主人拖延时间了。

    “于是从那时候起,第九领主与第三领主一直是亲密盟友。然而其他人并不清楚这一切。直到前不久,刀锋女皇联合其他人发动了对雷斯林的战争,并使他不得不退守自己的巢穴,几乎丢掉了全部的土地——实际上第九领主的领地一直是刀锋女皇最想要得到的。因为在那片领地所对应的地上界位面上,有她堕落前的同族——风刃jīng灵。”

    “然而雷斯林的溃败也只是一个yīn谋中的一环……刀锋女皇如愿以偿地得到了那一片土地,却付出了太多的代价。于是蛛后又联合其他人对她发起了突袭,令她转眼之间就失去了刚刚到手的东西,还被其他人瓜分了大部分的领土。雷斯林其实什么都没有损失,他在联合讨伐刚刚开始的时候就收束了自己的力量,而后在那一次的反击战当中不但收复了领地,还从刀锋女皇这里拿到了更多好处。”

    “然后局面就如同我们眼下见到的这样,打击再一次到来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不久之后您还将见到您的老朋友,那位雷斯林?马哲里。”

    我沉默着,确认他所说的话的可信xìng。得出的结论是……这家伙似乎的确是对我坦白了。联想到雷斯林刚刚与我见面时候的情景——

    那时候我亲眼看到他被人攻入老巢,而他却显得那样自信从容。原来早就做好了卷土重来的打算。

    而这似乎也可以解释为何我会被传送到此地……我也是他计划中的一环吧?哪怕是他临时起意的结果。他将我投shè至刀锋女皇的地盘,知道依照我的xìng格。必定不会乖乖地绕路走,于是便可以在后方为那位第四领主制造出一个大麻烦……

    呵呵,这家伙,果然是将深渊地狱的魔族做派学了个十足。连任何一个细微的机会都不放过,简直就是一个吸血鬼!

    “但是,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我又提出一个疑问来。

    吸血公爵从yīn影里走了出来,微笑道:“因为我的上一个主人便是雷斯林。而刀锋女皇并不知道这些。从一百多年前我在她麾下效力开始,这个计划就在酝酿当中了。”

    啧啧,这位原来是个间谍。如此说来……

    “雷斯林手中也有这东西?”我握紧掌中的血块。

    “没错儿。”吸血公爵回答道,“这就是你们两位之间的事情了。”他摆出一副“认命”的模样。

    我再次沉默起来。说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恼火,那可是违心之言。雷斯林这家伙……暂且不论他对我是否有恶意。然而他竟敢一次又一次地利用、欺骗我,而我却毫无觉察!

    我可不是那种被人当做一把刀子使用了之后又会“一笑灭恩仇”的人,否则我也活不到现在。我得想法儿得到自己的利益,否则实在没办法吐出口中的那一股怨气。

    片刻之后。我抬起头对吸血公爵微笑道:“那么,撤掉我们的守卫,告诉你的那位旧主人,我欢迎她来到黑城堡避难。”

    吸血鬼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然后“诶”了一声:“您说什么?”

    “哼……我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我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大步踏出前厅。

    远处的大地之上已经可以见到一团浓重的黑雾,即将接触到我亡灵大军的前锋。我知道那是便是深渊领主的所在之处。那浓雾实际上是一圈“黑暗光环”,是一种通过麾下大群高等恶魔的力量来施展的法术,令低级魔族们得到邪恶力量的加持。提高战斗能力。

    现在那黑雾停了下来,正面对着成千上万的骨头架子与挂满腐肉的僵尸。我想刀锋女皇应该已经发现事情有点儿不对劲了。能够召唤这样一大片死亡生物的存在。都是领主级别的强者,我猜想她现在必定在担心这座黑城堡已经被雷斯林或是猩红蛛后占据了。

    此时那位深渊公爵从我的身后走了出来。低声地再次确认:“阁下,您……确定要这么做?”

    “那么你想要我捏爆你的核心么?”我冷冷地反问。

    吸血鬼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唉……反正是你们这些大人物之间的事情。”随后化作一大片黑sè的蝙蝠,吱吱喳喳地向刀锋女皇的王座所在飞去。

    我随后登上了城堡的箭塔,观望远处的动向。与北辰之间的魔力联系被隔绝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虽然还未到影响我施展法术的程度,但仍会造成一定程度的迟滞。而这也是我此刻不愿意刀锋女皇正面敌对的原因之一。

    这位领主一向被喻为cāo法者的杀手,所凭仗的便是她的这种天赋能力。她的前身是地上界罕见的风刃jīng灵,天生有北辰魔力的眷顾,不但可以瞬发几种强力的塑能系法术,更可以在身体周围形成魔力结界,隔绝一些低阶法师与北辰之星的魔力关联。现在堕落为深渊领主,理所应当地变得更加强大。虽然之前我曾对她的那种能力有过心理准备……

    却没有想到当真接触到她的时候,这种能力给我带来的威胁感竟会如此巨大。这可不是深渊公爵那种级别的小角sè……一旦我掉以轻心,也许就要永远留在这里了。

    我可不会像雷斯林所希望的那样,与这位女士提前发生冲突。想必他知道她的可怕之处,于是便让同为法师的我来做他的刀子。幸亏那位深渊公爵更不走运撞见了我,又把事情全抖了出来。

    至于以后的事情……就让这几位领主去处理好了。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只想在混乱当中捡些便宜。何况我已然为他干掉了刀锋女皇麾下的一位深渊领主……的大部分力量。

    吸血公爵似乎花了挺长一段时间来说服他的旧主人。就在我几乎觉得这事情可能要泡汤的时候,刀锋女皇的王座终于向城堡这里移动了。于是我命令亡灵大军分开一条道路,似迎接凯旋军队的群众一样站在两侧。

    然而一旦那些家伙有任何敌对的举动,它们仍会如cháo水一般涌上前去,即便是刀锋女皇的那些部属也吃不消。因为我看得到,她的随从仅有数量不少的高等魔族,而中阶乃至低阶的杂兵炮灰们,似乎都已经在之前的溃败中消耗殆尽了。

    当那位女士接近黑城堡山下的时候,我以“幻音术”向她遥遥致意:“欢迎您,女士。我想您不会介意临时来到我这里做客。我是萨尔坦?迪格斯。”

    在下一刻,刀锋女皇的声音响彻原野——她似乎并不jīng通此类魔法:“我听说过你,地上界的**师。”她的声音带有jīng灵独特的纤细甜美,即便在堕落之后依旧如此,“你的胆子很大。”

    =================

    感谢书友angry_orca的打赏和月票。下周本书依旧没有推荐位……求推荐,求上分类推荐榜单啊~~~~(本站.com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T!!!顶点小说 www.11kt.cn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