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法师手札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浩瀚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远洋货轮“帝国公主”号——这是翻译官康斯星告诉我的名字。

    但船体上写的是东陆文字,以我的东陆语水平也大致知道它实际的名字应该与翻译官告诉我的略有出入。实际上它应该叫做“长公主”号。但也许是翻译官依照西陆的风俗才重新翻译了一遍——就像是他的名字。

    据说“康斯星”只是音译,而他的东陆语名字应该是“康诗兴”。

    第一眼见到这大船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见到了一座海上城市。它是那样巨大,沉默地停靠在港口边,俯视着整个海因斯。船上是没有帆的,所依仗的动力来源也不是靠人力划桨,而是来自于它船体两侧,那两片巨大的轮子——它们几乎比甲板上的五层船楼还要高一些。

    而我也大致知道了,为何它会被称为“轮船”。

    我当时满怀敬畏之情站在港口上看了它好一会儿,才与瑟琳娜走上长长的踏板,到了甲板上。

    此前我几乎没有什么乘船旅行的经历,因而一切在我看来都是新奇的。无论是我身边来来往往搬运货物的东陆人,还是那些神色萎靡、衣着破烂的西陆迁徙者,都令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感受——似乎我已经提前抵达那个国度了。

    船长名为贾斯道尔,这应该也是他的西陆名字。而根据他的发音,我推断他的东陆名应该叫做贾似道。根据发音来猜本名的游戏挺有趣,而他们又都认为我与瑟琳娜的东陆语不大好,所以我时常可以听到一些他们不小心透露出来的、以为我们没法儿理解的信息。

    比如眼下坐在一层的餐厅里。我就正在听着船长与翻译官,在不远处低声说着话。

    他们应该是在用“古语”交谈。就像西大陆的贵族们有时候会使用书面语谈话一样。他们似乎也认为现在使用的那种东陆“文言语”我和瑟琳娜听不大懂。

    可这就错了。因为我对于那种“文言语”的了解远甚于他们日常使用的白话语。当初西蒙的口语就是文言语,而安给我的那枚宝石里面的东陆语。也是文言语。所以我现在可以毫不费力地、相当清晰地弄明白他们在讨论的事情。

    他们正在讨论我与瑟琳娜。

    而船长似乎对我们的真实身份有所怀疑。

    “大公爵和公爵?我没理解错的话,他们的身份应该是亲王和郡王?康诗兴——你看他们的排场,看起来像是王爷?”

    康诗兴往我们这边瞥了一眼,我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向他点了点头。于是他对我一笑之后对船长说道:“一开始我当然也怀疑他们的身份。但是我们跟着他们两个穿越了半个欧瑞的。路上我们还会在城镇里停留——您没见到当地官吏对他们表现出来的态度。说是战战兢兢已经不足以形容了——那应该是说是畏惧。而且那个女公爵还拿出了她的纹章——贾兄应该知道纹章这东西吧?”

    “嗯,这个我清楚,类似官印一样的东西。”

    “呵呵,的确是类似。但是又有族徽的含义在里面。”康诗兴点点头,“女公爵的纹章里有白槿花——这个是欧瑞的皇族才能用的东西,某些时候也会赏赐贡献卓著的功臣。可能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们要去东陆。女公爵只说自己是黑塔公爵,沿途的官吏也没敢多问。但依我看来——他们是了解她的身份的。也了解那位大公爵的身份。但是都没敢说。”

    康诗兴意味深长地看着船长:“至于排场,贾兄,这种西陆的小国,即便是王爵一类的大贵族,又怎么能同我们帝国比?一百多年前他们的侯爵伯爵之流在自家的时候还穿着布衣,你能指望他们讲究什么排场?”

    船长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点点头:“你这么说,也是有些道理的。看起来那个大公爵。当真是大人物了?”

    “也许是皇族呢?但我一直没见他的纹章。可要是想想咱们帝国的那些个王爷——你我这样身份地位的人,一辈子能见着几次?”

    “我可不比康兄你啊……呵呵呵。前些年你捐了个伯吧?在西陆人这里也是有一方封地的雄主啊。”

    康诗兴低声笑了起来:“玩笑话、玩笑话,什么雄主,回去了还不是个有名无实的。呵呵呵……”

    接着这两人就相互吹捧起来。而我略微有些诧异——这区区一个翻译官,在东陆竟有伯爵的爵位么?

    于是我看了看瑟琳娜。她向我微微摇头,笑了笑。然后说出一段精灵语——想来也是担心隔墙有耳。

    “我倒是了解一点。东陆人的封爵很混乱,不像我们有爵位就有封地……他们那个更相当于某种荣誉头衔——就像我们的方旗爵士。而且最近这些年……似乎他们是可以用钱来买爵位了。实际上这样的现象现在在欧瑞也存在。只是你没关心。”

    “嗯。”我点了点头。然后专心对付起眼前的食物来。

    味道倒是不错,然而餐具真让人没法儿忍受。他们把这两根木棍叫做筷子……我就只能一手握一根。当成刀叉来用。打算去东陆的时候曾经做了周密的准备工作,却唯独忘记带上了餐具。

    可当我看到瑟琳娜——美丽优雅的瑟琳娜也笨拙地只用着这种陌生餐具的时候,心情就变得好了些。

    船长走了过来,怪模怪样地向我们行了一个觐见礼——我不由得微微一愣。

    一来这礼节太隆重——眼下又不是在正式场合。

    二来……这是女士们使用的礼节。

    但我看着他别扭扭地把双脚拧在一起之后,还是强忍着没笑出声,倒微笑着向他点头致意:“感谢您的船和食物。都相当不错。”

    船长微微一愣,也笑起来:“您的东陆话说得也真好,殿下。”

    我再次点头,微微一笑——看起来这动作倒是在两片大陆都通用。船长知趣地道了声晚安,然后走出餐厅。

    “他们可一点都不怕你——你现在真成了一个大贵族了。”瑟琳娜打趣我。

    “不过往后他们可就笑不出来了。”我看着不远处的康斯星,哼了一声。

    用过一顿令人痛苦不堪的晚饭,我们两个人慢慢逛到甲板上。夜幕已经降临了,漫天星斗灼灼。海风夹带这腥气扑面而来,令我感受到略微的凉意。

    我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大洋之上——放眼望去,不见大地,不见远山。只有无尽的海水、深蓝色、蓝得发黑的海水。据说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但仍可见海面之上波涛汹涌,浪头在拍打着船体,溅起大片白色的水花来。

    我们还要在这样的汪洋之上航行将近两个月。

    代瑟雷特洋……东陆人称之为浩瀚洋。

    我终于见到了它的真面目。

    只是不知道当我们航行至某处的时候,奥利弗对我所说的“异像”,会不会如约出现。

    ==========================

    前段时间写得又少、又渣。所以我在今天月初缓一缓。今天更2000,明天更一万一。(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