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独断大明

正文 第1297章 乱局的冰山一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明朝野向来不乏聪明人,只要抓到一点规律,他们就能举一反三。

    以前是完全无法理解朱栩的逻辑以及想法,现在摸到一点头绪了,纷纷惊恐万状。

    一个女人怎么能登堂入室?怎么能统领军伍,位列于朝堂,站在他们前面?

    女人不就应该老老实实在家相夫教子,管理着家里一片,现在爬到他们头顶,这像什么话?

    乱了纲常,没了定序,岂不是伦常尽丧,礼法崩坏,天下大乱!

    本来在家装病的毕自严,再严实的门也挡不住,因为他弟弟毕自肃带着二十多个‘毕系’骨干,来到毕府。

    “大兄,这怎么成?要是秦良玉做了大元帅府元帅,岂不是天下女人都可做?这这纲常还要不要了?起码的风化还管不管?圣人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若是女人可入朝堂,与小人当朝有何区别……”

    毕自肃站在毕自严身前,大喷着口水。

    在他身后还站着二十多人,默默的站着,神容凝色,平静不语。

    但他们心里腹诽,毕自严的话,前面说的还有模有样,后面近乎胡说八道了。明明是两兄弟,气度怎么就差了这么多,难怪毕阁老将毕自严压在外面不容他进京,否则还不知道引来多少麻烦。

    毕自严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目光如鹰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对毕自肃的胡说乱喷仿佛没有听到。

    毕自肃说了一阵,口干舌燥,怒声道“大兄,你出来说句话吧,不用装了,全天下谁不知道你在装病,等着给孙白谷穿小鞋,尽弄这些没用的,你一个首辅还怕他孙白谷不成……”

    毕自肃身后的人吓了一跳,连忙出列打断,抬手向毕自严,道:“大人,不是下官等与您为难,若是秦良玉入主帅府,影响实在太大,会坏了我中国几千年的伦理纲常,这是我们的立于人世的根本,下官等不得不来!”

    这个是漕运司员外郎,神情肃然,诚恳。

    他一说完,吏部的考功司选举郎出列,道“大人,若说皇上的‘新政’,我等是全心全意支持,原为大明浴火重生粉身碎骨,但这件事,关乎我大明的根本,下官等人决不能眼睁睁的坐视不理。但下官等深知力量微薄,只能请大人出来。”

    “大人,此事不能等闲视之,若是女人皆可走出家门,那是坏我中国千秋之纲常,延及而出,后果不堪设想,还请大人莫要误会我等,此事关乎国运,乃是上承祖宗,中秉社稷,下忧千秋,下官等不敢不来啊!”这个是礼部的郎中。

    其他人接二连三的出列,向着毕自严申明大义,个个都是义胆忠肝,忧国忧民,一个个大帽子盖下去,一般人早就承受不住了。

    毕自严坐在那纹丝不动,目光沉静,不动如山。

    他是经历‘国本之争’的人,万历以来的大小事情他是亲历者,这些人的口水,对他来说,简直是小儿科。

    等了一阵,他目光陡然锐利,沉声道:“秦良玉要接替孙承宗,你们从来听来的?是司礼监,内阁,还是帅府?”

    众人顿时一窒,消息来的是莫名其妙,只是突然间传遍京城,他们忧心忡忡赶来,还没得及验证。

    毕自严站起来,冷声喝道:“身为朝廷官员,毫无理智,知谣传谣,还闹到了本官这里,你们还有一点体统吗!”

    毕自肃表情如同便秘一般难受,其他大概也是如此。

    他们心里基本笃定了这个谣言会成真,偏偏毕自严义正言辞,让他们无法再多开口。

    毕自严以威望压住他们,背着手,挺起

    身体,冷声道:“年底大审就在眼前,你们都给我做好手里的事情,要是被人抓到把柄,休怪本官大义灭亲!”

    毕自肃气的想要吐血,大声道:“大兄!是不是你要致仕了,今后的事情就不管了,我大明的国运,我大明的纲常都不要了吗!”

    毕自严冷冷的看着毕自肃,道:“别以为你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孙白谷要是拿你开刀,我就亲自压你去乾清宫,趁着我还有一点老脸,我给我消停一点,今天回去给我闭门谢顶点小说,再敢胡作非为,我扒了你的官衣官帽!”

    毕自严端起官威,一群人顿时纷纷抬手,即便毕自肃满脸怒容也不敢多言,恨恨的一甩手,转身离去。

    二十多人三三两两离去,但还是有一些人自认是毕自严心腹,硬着头皮不肯离开。

    毕自严看着几人,面上缓和一点,道:“实话告诉你们,孙阁老不会致仕,莫要听信外面的谣言,安安分分做事,不能辜负皇上,朝廷的信任。”

    留下的其中一个人是兵部侍郎张国维,有些诧异的道:“大人此言当真?”

    张国维是毕自严比较看重的年轻后背,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道“这是皇上与孙承宗亲口告诉我的,你说呢?”

    张国维这才安心,抬手道:“秦良玉按理说是有资格担任元帅的,只是她到底是个女人,纵然有大功,入了朝廷也会坏了朝纲体统,若是此列一看,下官等担心不可收拾,所以才冒昧来请教阁老。”

    毕自严又看了几人一眼,道:“我这些天冷眼旁观,对孙白谷看的多了一些,纵然有些出格,还能接受,以后那些明暗里的抵制莫要再有,我这张老脸还能有几分面,日后还难说的很。”

    这也算是毕自严语重心长的交代日后的事情了,张国维几人对视一眼,自然是不舍的,心里千言万语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毕自严摆了摆手,站起来道:“行了,过几日我就会回内阁,这是我最后的一年,善始善终,你们都尽心力,去吧。”

    张国维等人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齐齐抬手道“是。下官领命。”

    毕自严目送几人离去,矍铄的面容缓缓消失,露出疲惫之色。

    孙传庭已经在着手明年的事情,动作是越来越大,在一些事情上开始与他唱反调,这使得朝局更加混乱,人心越发的浮动不安。

    他现在是越来越有心无力,也深刻明白,即便他是多年的‘首辅’,是收拾旧时代的第一人,总揽朝政,威望卓著,但离开乾清宫的支持,他能做的事情真的不多。顶点小说手机站 m.11kt.cn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