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道门生

正文 第1160章 殇长老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眨眼十余日的功夫便过去了。

    盘坐在密室当中的东方墨,在这些时日中,一直陷入呼吸吐纳。此时可以看到从他皮肤的一个个毛孔当中,升腾起了一股股青黑色的烟雾,宛如蒸汽一般徐绕在他的头顶,凝而不散。

    这是之前侵入他体内的阴冷黑气,被蒸发后出现的现象。

    这种阴冷黑气,比起他想象中的,要容易驱除得多,他只是用体内的那簇火魄将其不断焚烧,就将此物不断逼迫而出,这使得他大大的松了口气。

    不过东方墨并不知道,这是因为他的黄色火苗,对于这种阴冷气息有着天生的克制作用,否则寻常人想要将入体的阴冷黑气给驱除,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

    而饶是如此,东方墨也对当日那归一境修士的手段,感到无比的震惊。

    此人仅仅是祭出这种阴冷黑气,就能让有着寻常破道境修士实力的他都无法抵抗,足以看出那位的实力有多么恐怖了。

    而让人无语的是,至始至终,都没有人看清那人到底长什么模样。也不知道那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敢挑衅数十位归一境修士,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来。

    东方墨立刻想起了之前暗中出手的那位,会不会跟控制了凌亦的诡声主人有关,毕竟他从黄眉老儿等人身上,看到了活死人的气息。

    但最终他又摇了摇头,这种可能虽然有,但应该不大。毕竟当年那人的声音他听过,以他过耳不忘的本事,是不是那人他能够瞬间判断出来。

    另外,那诡声主人恐怕还在古凶之地中,随着黑岩星域疾驰向了夜灵族的方向,不大可能出现在此地。

    想不出个所以然后,东方墨缓缓睁开了双眼。只见他手掌一翻,取出了一只玉瓶,将其中他自行炼制的一粒神虚丹服下了一粒。

    随着丹药的入口即化,他顿时感受到腹中一股药力爆发,向着他亏空的四肢百脉流淌而去,继而被他逐渐吸收。

    在此过程中,当看到眼前他所在的密室,东方墨神色不由沉着了起来。

    此次他随着殇长老参与归一境修士才能参与的拍马会,虽然经历了些许波折,不过他总算将天罡紫火此物给拿到了手。而且并没有花费什么代价,可以说这个结果异常的圆满。

    唯独不妙的是,他引起了殇长老的注意。

    但那也是形势所迫。东方墨最初的打算是用那柄空间秘钥换取天罡紫火,不过当得知那空间秘钥的价值后,他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至于他手中的其他东西,恐怕就属于那枚无极传送令最有用处了。

    可此物是他的最后手段,若是无法拍下天罡紫火,他还打算利用此物亲自踏入无极山当中,去取那天罡紫火。而如果他在拍卖会上将此物给亮出来,绝对是无法保住的。

    至于诸如仙人醉秘方,以及灵息之土这种东西,拿出去造成的麻烦,不一定就比直接交出鬼丧洞府的钥匙管用,所以最后他还是决定用鬼丧洞府的钥匙,正中殇长老的下怀,来拍下天罡紫火。

    “哎!”

    东方墨摇了摇头,一声叹息。

    现在他所在密室之外,还有那只归一境的夜叉兽看守着着,恐怕不会让他离开此地半步,只等殇长老归来。

    就在东方墨陷入沉思,而腹中的丹药的药力也差不多尽数流淌到了他的身体各处后,忽然间一道声音响彻在他的脑海当中。

    “既然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出来吧。”

    听闻此声,东方墨顿时一惊,只因开口之人赫然是殇长老。

    他抽身而起,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密室石门前,随着他一挥手,石门便大打而开。

    与此同时,东方墨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身着绿色长裙的身影,而今正背对着他,端起了身侧石桌上的一杯灵茶,送到了嘴边。

    此人不是殇长老还能是谁。

    东方墨之前虽然在密室当中安心打坐恢复伤势,不过他的戒备却没有放松丝毫。可即便这样,他也没有察觉到殇长老是在何时归来的。

    念头在他心中飞快掠过的同时,他没有丝毫停顿,来到了殇长老身后,道:“见过殇前辈。”

    其话音落下,殇长老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接着缓缓转过身来,“不用多礼,起来吧。”

    于是东方墨这才站直了身躯,接着微微一笑的开口,“不知殇前辈是何时归来的。”

    “刚回来不久。”殇长老淡淡的吐出几个字。

    “敢问前辈,当日的情况……”话到此处,东方墨不由顿了下来。

    “没什么,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了解的好。”殇长老神色当中带着一抹肃然,“另外,当日的事情你要守口如瓶,不要乱传出去。”

    “晚辈明白。”东方墨颔首点头。

    “嗯!”见状殇长老露出了满意之色。

    而接下来,一时间洞府当中竟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二人谁都没有开口。

    不过殇长老的目光看向东方墨时,却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古怪之色,让人看之不由心神不宁。

    尤其是东方墨,更是如此。这一刻他只觉得内心七上八下,不知道眼前这位殇长老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不过他一向定力还不错,此时眼观鼻鼻观心,不为所动。只是在心中,东方墨却是想到了什么,不禁生出了某种猜测。

    就这般,洞府中的寂静持续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终于还是殇长老打破了寂静。

    “奴家已经用你给的钥匙,将鬼丧的洞府给成功的打开了。”

    东方墨暗道一声果然如此。之前他便是这般猜测的,殇长老虽然刚回来不久,但以此人的修为,足以在回到梵城的路上,就将鬼丧的洞府给开启。

    而结果不用说也是殇长老没有从鬼丧的洞府当中,找到那柄空间秘钥。是以现在的殇长老,多半已经开始怀疑到了他的身上来,颇有一种兴师问罪的意思。

    虽然这般想到,东方墨还是看向此人道:“原来如此,不知殇前辈可有从鬼丧的洞府中,找到那柄空间秘钥。”

    “你猜猜看呢!”殇长老并未回答,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面对此人的笑容,东方墨心中一紧,便见他摇头苦笑道:“这种事情晚辈怎么能够猜得到。”语罢他又继续开口,“不过晚辈还是希望殇前辈能够从鬼丧的洞府中,找到那空间秘钥才是。”

    “是吗!”殇长老脸上的笑意更甚。

    对此东方墨点了点头,“这是当然。”

    他已经确信,殇长老不可能从鬼丧的洞府中,找到那柄空间秘钥的。而今这般举动,就是在试探他,所以他万万不能露出什么破绽来。

    而接下来,殇长老的一句话,却让东方墨瞠目结舌。

    “借你吉言,的确是找到了。”顶点小说手机站 m.11kt.cn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