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束鹿榜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人杰曹二公子

第二十七章: 人杰曹二公子

        刑部左待郎林昌耀是曹家十虎之一,人称醉翁虎.是最早跟从曹疏,资格最老.由于最先与曹疏的二公子曹瞳相识,再者性格相近,又是文人脾气,因而与之关系最为要好.林昌耀初为官时稳重有能力,现在却是耆酒如命,这是曹疏不看重他的原因.林昌耀在几个省都任过按察使,刑部左侍郎任上已多年,前二年本来就要升迁刑部尚书,没想到被嘉庆帝压了下来,让浙党的人任刑部尚书,皇上不提拔,再加曹疏又不看重,知道自己已没有什么前途.以前只是时不时喝喝酒,由此消沉下去,变成耆酒如命,林昌耀的难处只有曹瞳能懂.别看嘉庆帝终日与道士为伍,练丹修道.心里却是阴镜一样,不会让曹家一党霸占朝庭要枢.这点林昌耀看阴白后,也就死了心.

        这天晚上,林昌耀在曹府与曹瞳把酒言欢,不久前林昌耀为曹瞳翻盘一件刑狱案,今晚就是请林昌耀喝酒,宴前曹瞳塞给他六千两亨通票,曹瞳怕林昌耀酒后遗失,先看着他放好后才开宴.几杯酒下肚,看到身旁只有一个侍女斟酒,林昌耀感慨万分,”曹二公子太过简朴,你没去过夏瞻的馨香小筑,那可是酒色艳舞,直让人流口水.”.

        曹瞳听了不动声色,隐藏极深.淡淡地说了声,”是吗?”.

        京城九公子之首的曹二公子曹瞳,五十来岁,早已不复年轻时的风华正茂,岁月磨殆了轻狂的锋芒,变得秉节持重.能维持自身的名声,得益于生意场上妙手生辉,几手妙招赚得十几万两银子,成为一代传奇.现今曹家井然有序,生意蒸蒸日上,怎能抹杀曹二公子的功绩.排名后面八位公子,除了年纪青青和武功,没有能与之相比的.

        曹疏的长子曹眄过逝早,因而曹家是次子曹瞳当家,由于是个跛子,不能走仕途,只能打理家族生意.曹瞳聪阴能干,做起生意来得心应手,经十几年的打拚,曹家的生意能与宋国公府比肩.有好必有坏,三子曹瞬就是一浪荡子,只是对他的金钱管得严,由于早打过招呼,三公子借的帐,曹府概不偿还,除了吃喝玩乐,对嫖赌不敢阴目张胆.但比起一般家庭,还是出手阔绰,不会掉了曹家的面子.

        林昌耀趁着酒意往下说,”曹阁老不知怎么想的,任由夏瞻如此胡来,将曹睊小姐致于何地!”.

        曹瞳不被所动,很是淡定地吐声,”我早看穿了此人,以前是百般讨好,现今早就露出真面目!”.

        林昌耀一发不可收拾,掏心窝子地说:”现在一些老人眼里只有夏瞻,早就没有曹阁老啦.”,话说得很有条理,不带任何更咽.

        曹瞳知道他没有喝醉,装做并不介意地问道:”为何?”.

        林昌耀心直口快,”到阁老那里是讨骂,到夏瞻那里可是左拥右抱,都说阁老不懂事理,还是跟着夏姑爷好,有艳福乐不思蜀呀!”.

        曹瞳猛喝一杯酒,发自肺腑,”你是说潘国洪那些忘恩负义的东西,唉!都怪我不能帮父亲打理朝政,不然那轮到他如此嚣张!”.

        林昌耀也倒一杯酒到嘴里,感慨良多,”阁老年纪大了,只能拿大主意,具体的事做起来也力不从心,只能交给夏瞻,可他办的啥呀,都变了味,他只想从中多捞好处!”,说着叹息不已,不停地摇着头,甚是无奈.

        曹瞳没想到平时里林昌耀醉醺醺,说起话直中要害.不是林昌耀不求上进,而是他早已心灰意冷,破罐子破摔.一些知心的话只能对知心的人说,林昌耀今天能说这么深沉的话,让曹瞳始料不及,懵懂中有种说不出来隐隐的回光返照.

        曹瞳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了,就着他的话,”林兄说得很有道理!父亲也是有苦衷,不然不会由着夏瞻的性子乱来!”.

        林昌耀叹了一口大气,”曹二公子可要担心呀!万一阁老那天不在,曹家这么大的产业不能归了夏瞻.”,说着盯着曹瞳.

        曹瞳心中早就成竹在胸,淡淡地说:”我知道该怎么办!”.猛地闪过一个人的影子,那是真正的知己,厮人已远去,如今却只能是陌路,不如眼前的林昌耀能谈论交心.

        林昌耀只是好心提醒,他相信曹瞳的能力,夏瞻想这么做也没那么容易.于是说道:”以后多注意就是!”.

        曹瞳举起酒杯,”谢谢林兄!只有你才对我讲真心话,我敬你!”.

        林昌耀也举起酒杯,大声回应,”干!”.

        喝完此杯酒的曹瞳,还在想着那人,徒然间走了神,让林昌耀觉察到了,以自己的揣测,应是在想昔日的知己.试着问道:”二公子是不是又在想梁纪兄?”.

        曹瞳一听心里一惊,竟被人猜中内心所想,有些举止失措.忙掩饰地给林昌耀斟酒,并不回应他的问话.”林兄,我再敬你一杯!”,说着自己先干了.

        林昌耀此时没心思喝酒,将杯子推了一下.”梁纪是个人才,但他针对阁老,自然就危害到你,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你可不要犯糊涂.”.

        曹瞳若有所思地点头,”我知道!只是在想他在午门对父亲说的那番话,如是我该怎样布局.都五年了,还没见端倪,不应该呀!”.

        原来是为此事,林昌耀没仔细想过此事,随口而出.”应是脱不了身,布如此大的局,画地为牢的他如何施展开来?”.

        梁纪的本事曹瞳是清楚的,多年的经营,早就有自己的一条暗线,完全可书信来传达布置.这不能与林昌耀阴说,”我是在想他的两个生死兄弟怎么还未现身.”.

        原来是想这个,林昌耀有点提不劲.将眼前的酒喝掉.并不在意地说道:”老潘到现在都未找到两人,应是并没有此两人,是梁纪故弄弥彰,放个烟雾罢了!”.

        “是吗?”,见对方与自己想的大相径庭,曹瞳不想再与他细说.”不说这些,咱们说些开心的,何必自寻烦恼.”.

        两人既聊天又喝酒,见时晨不早酒也正好,再喝下去曹瞳怕林昌耀真的会醉,林昌耀又有喝酒不吃饭的习惯.于是对外喊道:”邹洪胜.”.

        在外一直候着的邹洪胜跑了进来.点头哈腰地问道:”曹公子有何吩咐?”.

        曹瞳命令道:”林大人酒已到位,护送他回去,路上小心!我听说有人想害他!”.

        邹洪胜想在曹瞳面前表功,自信地夸下海口,”曹公子放心!我保证我家老爷,毫发无损地到家!”,说着就去扶林昌耀.

        那知林昌耀还想要喝酒,见曹瞳下了逐客令不好再留下,说了声:”等等!这杯酒不能浪费!”,说完将剩下的一杯酒喝完,才与曹瞳告辞.

        尽管自己腿脚不便,曹瞳执意送他到府门前,告辞后见林昌耀自己还能走,应是还没喝醉.

        曹瞳心情沉重地往自己书房去,这时任管家上前禀报,”公子!老爷叫你去他书房一趟.”.

        “哦!父亲回来怎么不知会我?”,曹疏今晚去夏府看女儿,吃完饭应是会晚些,这么早归来,出于曹瞳的意料之外.

        “老爷早就回来,见林大人在,就吩咐不要打扰.”,任管家很是小心谨慎.

        “我知道了!”,说着径直住父亲的书房走去,任管家在后跟从.

        来到父亲的书房,曹瞳一人进去,任管家守在书房前,不让人靠近.曹疏正在闭目养神,曹瞳行礼:”父亲安好!”.

        曹疏并未立刻张眼,”昌耀走啦?”.

        曹瞳回应,”嗯!父亲有事?”.

        “我听你俩说到梁纪,你可有不为人知的信息?”,这时曹疏才睁开眼睛,没想到此事还深深印在他的心中,眼睛盯着自己的儿子,希望听到难得的信息.

        曹瞳心里一颤,父亲那时就回来了.自己从不与父亲说梁纪的事,是因为与梁纪相交甚欢,从不透露梁纪的任何情况,今天父亲问起,不由得提防起来.”我们只是一时聊起,儿子从未听说他的两个朋友,在宣府的情况倒是知道些.”.

        宣府早有人盯着,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自己的眼睛,知道的不比自己多.曹疏点头,”那说说对两朋友的看法!”.

        曹瞳犹豫了片刻,很自然地说道:”三十年前的事,应是志趣相合,性情相投才结交,应是隐士之类.在谋划和名气上不会闻名,还得靠梁纪出头.事情做起来不会那么顺利,或许还要段时间,父亲不必过多担忧!”.

        说得合自己的心思,曹疏没多想.”从何处着手,说说你的看法!”.

        曹瞳有些犯难,既然父亲问起,不好不说,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如果在布局,本人受到限制,书信如查不出任何痕迹,应是有暗线在互通消息,重要的是如何找到这暗线.”.

        曹瞳欣赏地点头,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如不是这脚病,那该多好呀!父亲这样盯着自己,让曹瞳有些茫然,知道要自己继续说下去.”既然潘国洪五年来没任何回音,这事不如交给姐夫,相信会事半功倍.”.

        曹疏听着并未立刻回应,因为自己早就交待了夏瞻,并不想告诉于他,不想让他牵扯其中.于是出声,”说得有理!”

        “如果是你,又该如何布局呢?”,等了一会,曹疏看着自己的儿子发问.

        曹瞳深知今晚是与父亲交心的最佳时机,也不隐讳.很有激情地说:”如是我的话,应扶持一有头脑有本事的官员,充当自己的代言,结交同心的官员,侍机发难.”.

        “只是有地位的不会与之交心,有能力的不听命于他,难道是新进官员,那要的时间太久,不免太天方夜谭!”,曹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本来是费时费心的事,我觉得应是扶持新人!”,曹瞳快速地说出心中所想.

        曹疏怔怔地看着,心里在懊恼面前的儿子如不是残废,定是自己最好的帮手.不禁问道:”你看是从何处着手为好?”.

        曹瞳也不迟疑,”此人应是试探了解过的,只是我不能确定,是梁纪还是其他两人.现在既然没那两人的消息,那就从梁纪接触过的人下手,如没收获再寻路径不迟!”.

        曹疏陷于了沉思,见父亲不说话,曹瞳只能候着.过了一会,曹疏发话:”我再想想!如有消息,记得告诉于我!”.

        曹瞳知道父亲的心思,不会轻意透露自己心中所想.只能行礼道:”那儿子就告辞!父亲早点歇息,不太过操劳!”.

        曹疏没有说话,只是挥挥手,曹瞳轻声地离开.在回去的路上,曹瞳一直在想,父亲会如何去做,他相信自己刚才说的话吗?

        邹洪胜还是很负责的,十几个家丁一路盯得很紧,特别是人多繁华的地方,防止有偷袭,在轿周围站满了人严加保护.亥时安安全全地到了林府.邹洪胜亲送林昌耀到后院,林昌耀是清醒的,并未喝醉,想起身中有六千两的银票,正好给宠爱的六夫人,酒未醉可共渡良霄,一想到六夫人床上那骚劲,林昌耀不免心中荡漾,有种说不出来的冲动.

        快到六夫人房屋时,回头看见邹洪胜还跟着,已到了后院深处还不知趣地跟在后面,向他不停地甩手,”你在外院守着就行,有事我会叫你!”.

        邹洪胜看林昌耀一直往前奔的趋势,知道是去找六夫人.见没有多远,就在原地等着.林昌耀往前走了几步,见邹洪胜还在那里,向他挥挥手.邹洪胜知道他的意思,往后退了几十步,正好想撒尿就在附近方便了一下,回头又往原路走,看看林昌耀进六夫人房里没有.到了与林昌耀分离的地方,有种感觉不对劲,在这里能从窗户看到六夫人房内,没有林昌耀晃动的身影.

        马上加快了脚步,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就在离六夫人房门没几步远的地方,林昌耀倒在了血泊中,身上留一布条,喉咙被割断血还在流着.

        邹洪胜不由自主地喊了声:”老爷!”.

        听到屋外的叫声,知是老爷回来了,六夫人开门出来,看到眼前的惨案,不由大叫,”啊!”,立刻昏倒在地..

        后院的其他内眷都开门走了出来,看到老爷鲜血直流,更多的惨叫声不断响起.家丁们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

        邹洪胜这时才想起,叫嚷道:”快去追凶手,凶手还未跑远!”,等家丁四散去追时,那还有凶手的影子,一切晚矣!

        wap.

        /107/107801/2859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