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在线阅读 - 第544章 好歹让人家过个安稳的洞房花烛夜

第544章 好歹让人家过个安稳的洞房花烛夜

        钱兴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看见这些人自己门前闹还觉得晦气,总觉得是有人针对他。

        虽然他知道清音茶是好东西,一天不喝就想得慌,但是也没有那么夸张吧?

        肯定是有人在暗中整他。

        这么想着,他看了陆柏川一眼,今天到现在为止,就这两口子最为多事,很有可能是他们在针对他!

        只是他找不到什么理由啊,自己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他们为什么要针对自己?

        现在钱兴是处于完全懵圈的状态,根本不知道自己被管玉莲利用,还被儿女抛弃,甚至不知道一直被陆柏川他们盯着。

        “你们这些刁民,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本官何时坑害你们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钱兴实在不方便让人把这些百姓赶走,穿着喜袍的他,站在人群中,多少显得有些讽刺。

        “狗官!事到如今还不承认!那茶就是有毒的,多少人都送去医馆诊断了,你这狗官纵容女人残害我们这些百姓,你就是该死!”

        有人气急了,根本不顾忌钱兴的身份,直接就往他身上丢烂菜叶。

        好好的喜袍,瞬间就脏污不堪。

        这时候,有些官员也后知后觉地反映过来,这清音茶好像确实是跟百姓们说的有些像。

        味道并不上上乘,但就是让人惦记得慌,每天都要喝,喝不到就心痒难耐,做什么事情都没心情,难不成这茶真的有问题?

        “来人来人,快把这些刁民赶走!都赶走!”

        钱兴整个人都狼狈不堪,指使身边的下人去把百姓们轰走,但这些人哪里是这么好对付的,犯了瘾的人更是什么都顾不上,上前去抓着钱兴的袖子讨要茶叶,还说多少钱都可以,只要能给他一些茶叶就好。

        现场顿时有些控制不住,何玖娘本来只想看热闹的,但没想到有这么多犯瘾的人,急忙把手里的瓜子塞给孙氏,冲出去对陆柏川说道:“派人把这些人都带走,这么下去不行的。”

        陆柏川点点头,开始安排人办事,但百姓们都在气头上,认为这些当官的害人,说什么都不肯走。

        “我是火云司总指挥陆柏川,在这里跟各位保证,一定会把事情查清楚,给大伙儿一个交代。”

        他说着,拿出自己金灿灿的令牌,百姓们一看,哄闹的现场瞬间就安静下来。

        有些人不知道火云司总指挥是干什么的,但有些人却是听说过,这火云司总指挥就是宸王的人,肯定能将钱兴那个狗官拉下台。

        还有些人才不管什么当官的,他们只是认出了何玖娘,一个个对着何玖娘跪下,求何玖娘救命。

        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他们这些当官的还没有何玖娘好使。

        “大家都起来,我会给大家想办法的。”

        何玖娘安抚了一会儿,拿出银针帮几个情况严重的控制一下,然后让他们先跟陆柏川的人走。

        陆柏川这才问道:“钱大人,那清音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总该给我一个解释吧?”

        钱兴有些着急:“下官、下官也不知道啊!大人,肯定是这些刁民故意来陷害下官的!”

        “钱大人真会开玩笑,你是没看见那些人都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了吗?有谁会用自己的身体来陷害别人?”

        何玖娘冷笑一声,说道:“今天的喜酒就喝到这里吧,刚刚带走了这么多人,一会儿还有的忙,祝钱大人与新夫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说着,拉着陆柏川就走,孙氏和陆老头叫上一群娃,也赶紧跟着上车,

        钱兴真是觉得莫名其妙,这好好的喜宴,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反正他是完全信任管玉莲的,那娇娇弱弱的女子,平时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怎么可能会做那些伤害百姓的事情?

        其他人多多少少猜出一些端倪,也纷纷告辞了。

        在回去的路上,陆柏川问何玖娘:“方才我可以直接让人把钱兴和管玉莲拿下,你为什么阻止?”

        本来他都打算动手了,这件事到这里就该收网了,毕竟拖的时间有些长了,但是没想到他媳妇竟然要主动离开,这是什么原因?

        “哎呀,今天毕竟是钱大人大喜的日子,抓人不显得晦气吗?好歹让人家过个安稳的洞房花烛夜啊!”

        何玖娘笑得格外暧昧,眼中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陆柏川:……

        “都这样了,他们还有心思?”

        “那必须的!我给他们时间,他们就要好好珍惜才行!”

        何玖娘满脸霸道,钱兴被利用做了那么多错事,要是一点好处都得不到,她都替他亏得慌。

        所以,今晚上,至少让他把本讨回来吧!

        陆柏川:……

        幸亏他们没跟爹娘和孩子们坐一辆马车,不然这话要是被他们听见,他简直不敢想……

        何玖娘却哈哈大笑,笑容格外猥琐。

        管玉莲在新房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管玉平是知道的,在那些人闹起来的时候,他就急忙跑去清音园送消息了。

        刚开始的时候,欣然也在钱府的,毕竟有她的戏班子表演,但一直心神不宁,就先回去了,他要去问问欣然,提前想好应对之策。

        结果欣然知道的时候,看上去并不惊讶。

        “我早就猜到会这样了。”

        欣然面无表情,一时间看不出喜怒。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火云司会不会查到我们头上?到时候我又该如何?”

        管玉平有些着急,他这好不容易才靠着钱兴的关系考上举人,还要准备明年的会试,要是这会儿事情败露,他们多年的计划不就毁于一旦?

        “不着急。我早就让人把茶送去京城,这个时候,恐怕连北炎的皇帝都成瘾了,只要他需要清音茶,就得听我们的,连皇帝都听我们的,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她说话的时候看不出喜怒,却总让人心中不踏实。

        管玉平不确定地问道:“真、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就好好准备明年的会试,这里就算出事,也由我一人承担,牵扯不到你身上。”

        说着,她端起手边的茶水,条斯慢理地喝了一口。

        /106/106723/286050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