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惊!拯救七个反派后,夜夜修罗场在线阅读 - 第303章 来陪你睡觉啊

第303章 来陪你睡觉啊

        梦境苏醒的那一刹那,安杳猛然睁开了眼,她看着眼前的房顶,一瞬间有一种恍然如世的错觉,深呼吸了好几口才,让自己的心跳恢复平静

        她刚要手肘撑着床起身,便看见狐离坐在床边,正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见她终于醒过来了,他上身微微前倾,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嗓音好听,“醒了,做噩梦了?”

        安杳感觉自己的身体很沉重,点了点头,或许是因为刚醒的缘故,嗓音透着几分软软糯糯的,“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那个梦境,很真实,就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

        “你怎么过来了?”

        她回过神来,一脸好奇看向床边的少年,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一脸警惕,“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过来,当然是……”他面不改色,微微一笑,“陪你睡觉啊~”

        安杳,“???”

        她        瞪大的那双圆溜溜的眼睛        ,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作为你的情兽,不应该过来陪你睡觉吗?”他理所应当。

        “……”

        逗了她两句之后,狐离就收回了玩笑的神色,看见她额头上冒出的冷汗,沾湿了那几缕凌乱的发丝都黏糊糊地黏在脸上,更显得她的神色有种说不出来的落寞和憔悴,让人心头也忍不住为之一颤,“其实是我在隔壁听见你说梦话,所以才过来看看你是不是出事了,到底怎么了?你梦见了什么?”

        “……我梦见了你师父,羽族的大祭司,泠月。”安杳觉得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实话实说。

        狐离听见这句话的刹那,却愣了愣,“你梦见了、我师父?”

        他一脸难以置信,俊秀漂亮的脸庞泛起了几分古怪,忍不住嘀咕了两句,“他都那么老了,你怎么会梦见他?”

        “噗!”安杳听见他这句吐槽忍不住笑开,方才的忧郁情绪一扫而空,捂着肚子,“有你这样说你师父的吗?我一直以为你很敬重你师父的呢,没想到你居然暗地说人家老!”

        狐离敛了眸色,也忍不住唇角翘了翘,笑得慵懒又惑人,就像个话本里吸人精气的小妖精一样,“我只是实话实说,师父老人家虽然很厉害,但他毕竟已经老了,我这么年轻漂亮的放在你面前,你都不会梦见我吗?”

        勾人的声线居然透露出几分委屈与不甘。

        “……”

        自恋了哦,小狐狸。

        安杳觉得又无厘头又好笑,“你每天在我面前转来转去,要是晚上做梦还次次梦见你,那不就看腻了吗?”

        他轻哼了一声,却并不生气,“喜新厌旧的雌性。”

        安杳        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气,眼角泛出泪花。

        “现在连上半夜还没有过去,距离天亮还有很长时间,你先睡吧,我在这里陪你。”他替她整了整被角。

        “你在这里陪着我?”

        她疑惑的眨了眨眼,手里习惯性抱着一团被子,白嫩的芙蓉小脸懒洋洋地枕在被子上,就像是枕着枕头一样,一头凌乱的墨发倾泻在雪白的被褥上更显得她媚态横生,“你不走吗?”

        “我是你的情兽,当然要陪着你。”少年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又搬出了这套说辞,当情兽当的已经无比自然了。

        安杳看了看外面黑沉沉的天色,打了个哈欠,确实很困了,便懒得管他。

        但是明明困的不行,但是经历那场梦境之后,她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辗转反侧之后,她索性睁开眼,看见狐离还坐在床边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就跟他口中说的一样——真的只是单纯在这里陪着她,没有一点逾越的举动。

        安杳忍不住道,“你不会真的打算就这么坐一晚上吗?”

        狐离闻言,低眸看她一眼,似笑非笑,“那你以为呢?你想让我做点什么?”

        “身为情兽的你,不应该陪我一起睡觉吗?”她弯起了那双漂亮的眉眼,美丽浓密的睫毛眨呀眨,简直把任何一个雄性的魂都勾去了,循循善诱,“这可是个双人床,可以睡两个人。”

        这个床还是他当时特地给她置办的呢。

        用心颇深哦。

        “……”

        少年坐在床边,月光流淌在他身上,勾勒出发丝和修长的身形,果不其然听到这句话的刹那,他的眸色瞬间幽深了几分,半笑不笑地看着她。

        “你确定?”

        安杳,“那还有假!”

        她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那小眼神简直可以让任何一个雄性的心头燃起一团火,狐离喉咙一紧,强行按捺住心里的悸动,保持住自己表面的矜持,让自己看起来不显得那么的急切失了风度。

        他听话的点点头,“那好吧。”

        话落,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一点点拨动,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那些花里胡哨的宝石项链手镯之类的装饰品,原本在发尾处绑着的火红长发也散落开来,散落在他宽直的肩颈上,失去了几分清冷,更多了几分说不出来的魅惑随性。

        “……”安杳眼睛都瞪圆了,不受控制地咽了咽口水。

        这还没完,等狐离脱完了最外表的那些浮夸的装饰之后,他就开始脱衣服了。

        慢条斯理脱下了自己最外层那身外袍,露出那细腻洁白的肤色,以及精致漂亮的锁骨,看完一看就手感超好的紧致肌肉,再往下就是……

        “等等!”

        他停下动作,轻飘飘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刚脱了一半的衣服松松垮垮的披在了身上,露出香肩还有锁骨,还有他一头那火红色的长发也凌乱披在冷白肩颈上,茂盛的发丝间映着流淌如银河般的月华,说不出的勾人。

        安杳        别过脸,强迫自己不去看他,娇嗔,“我只是让你过来睡,又没让你脱衣——”

        然,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见他已经倾身而来。

        伸出修长的指尖捏住她尖尖小小的下巴,他那双漂亮的狐眸中失去了往常那般随的笑意,更显得几分        深不可测的火热幽深。

        “乖。”

        他        循循善诱,“不脱衣服怎么睡觉?”

        “唔……”

        安杳还想再说些什么,然后就就就……就被倾覆而来的温软堵住了唇,话音也全部被堵回了喉咙        。

        肆意纠缠,难舍难分。

        ……

        ……

        “命运币加一!”

        /107/107607/28604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