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姜予安傅北行在线阅读 - 第268章 试试就试试

第268章 试试就试试

        容城商家。

        自送走几位贵客之后,小院子里又恢复平日的宁静。

        更难得的是商榷,没和老父亲发生争执,也没闹着要离开,甚至还与商建邺来了一局棋艺比拼。

        他原本是和商淮在下的,可惜脑子转不过这位平日成天研究算法的,连续输了好几局之后,便耍赖不玩。

        正巧商承因为公司有事,和老父亲的棋局也散了。

        让人意外,平日里总是冷眼对待商榷的商建邺竟然语气缓和,试探性地询问次子,要不要来两把。

        别说是商榷,就连过来想和大家喝喝下午茶、一起吃点蛋糕的时女士她们也震惊了。

        一贯威严的老父亲,何时会用这样的语气对儿子说话。

        向来都是以严格的标准要求他们,于是平时家常闲谈也成了训话的标准,这家庭氛围也因孩子们长大越来越差,甚至在后面连过年都聚不到一起。

        也得亏如今圆圆回来,让一个家有了家庭的味道。

        “既然爸爸想和二哥来两局,二哥试试呗。比不过小哥,岁数大的可别也不行吧。”

        姜予安牵着商言舟在旁边怂恿,拉开旁边的椅子做好观战的姿势。

        商榷轻哼了声,“试试就试试,还怕他不成?”

        他这人本来就吃软不吃硬,老父亲用这样的语气询问,他也不好摆出高傲的姿态,自当软和了态度。#@$&

        楚河汉界,红黑棋子很快在两边架好。

        老父亲谦让,让商榷先行。

        后者打法激进,不按保守先上飞象,架了炮在正中心,以攻为守。

        这局棋很快便进入双方厮杀阶段。

        姜予安不太会象棋,但在一旁也看得津津有味。%&(&

        父子局还吸引到旁边两个老者,手上的残局也不继续了,探着脑袋在心里琢磨。

        此时的局势对老父亲有利,甚至下一步就可以将军让商榷陷入被动。

        但也就是看着有利,实际上挪动一颗子就可破。

        宴彬珂那急性子,没过脑子嘴就提醒了商榷一句。

        瞬间,局势扭转。

        那枚悬在商榷头顶的马被吃了,接下来便是他的天下,这一把胜负也成定局。

        商建邺摇头笑着搁下棋子,笑呵呵地看着两位长者:“观棋不语真君子,两位老先生可偏袒了晚辈呀。”

        宴彬珂脸皮厚,十分坦然:“我可没说走哪儿,就提了一句,是这小子聪明。再说了,前面不都是他下的?这是有前面的基础,后面才能赢得轻松。”

        商建邺大笑,“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小子还是有点本事的!”

        难得的称赞,甚至听得出来是发自肺腑。

        坐在对面的商榷抬了抬眼皮子,吊儿郎当的神情都稍稍收敛,瞧着有几分不自然。

        这算什么?

        一盘棋让从前恩怨都了结?

        商榷垂眼看着残局,眼底神色莫名。

        他不是没想过和父母好好和解,可心中的隔阂哪里那么轻松消除。

        被忽视,被打压,被否定。

        遇到什么事情第一个就先想到是他做的,即便最后得知真相知晓是冤枉了他,也得不到一声抱歉。

        就因为他那时是小孩,而他是家中最具威望的父亲。

        所以哪怕是他错了,也可以当做无事发生。

        又凭什么,在多少年之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要求一个和解?

        商榷做不到,也不愿意。

        他不是没有尝试过,可只要一想起从前,便只想逃离。

        离开这个,算不上家的家庭。

        离开他的父亲。

        今时今日,如果不是小妹,他绝对不会在这所谓的‘家’中停留那么久。

        他愿意因为亲情退让一步,但不愿意步步都退。

        所以对于商建邺此刻的称赞,商榷神情也是淡淡。

        小孩子才会因为家长的肯定而欢喜,他已经不需要了。

        看商建邺这架势,也没有想再继续下棋的想法,他便默默地把棋子收回,听着老父亲和两个老头子吹嘘。

        真够无聊的,他心想。

        “小榷,你跟我来一趟。”

        手上的棋盘刚收起,就听到商建邺冲他开口。

        商榷动作一顿,似乎没料到老父亲会主动找自己,一时不解地皱了皱眉。

        时臻在旁边温声提醒:“小榷,你父亲喊你,你就跟着他去一趟。要是他说的话不中听,你就跟今天在饭桌上跟对时枚那样,直接骂回去,也别管他是不是长辈,晓得伐?”

        早就和时枚撕破脸,她也不在孩子们面前用什么尊称,直接喊时枚的名字。

        商建邺听到妻子这话可不乐意。

        跟谁比不好,拿他和时枚比,实在是……

        他反驳:“我是有正事和小榷谈,什么话说可不中听,太太可不要乱冤枉我。”

        时臻虽然身子骨娇弱,可这些年一直被商建邺捧在掌心,说把当女儿养也不为过。

        她眉眼朝着商建邺瞪过去,“你还说,哪回小榷回来不是你把人给惹走的?明明能好好说法你非得要吼,说你不对你比谁脾气都大!”

        商建邺乖乖挨训,巴不得妻子多骂自己两句。

        毕竟那一颦一笑,都是万种风情。

        但又担心妻子身体,只能耐着性子去哄。

        “我知道错,这次保证不会再犯,我和小榷好好说,可以吗?”

        时臻轻哼了一声,听到他这耐性哄孩子一般的语气,老脸有些挂不住。

        她推开商建邺,“你不是有话和小榷说吗,扒拉我做什么,有什么正事赶紧去聊,别磨磨唧唧的!”

        这大的小的都在旁边看着呢,他倒是好意思凑过来。

        尤其是看到乖囡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时,时臻更觉得不好意思。

        一把岁数的人,比孩子们还腻歪,真是不要老脸!

        “好好好,我这就带着小榷去书房。”

        被妻子这般说道,商建邺自然不敢再继续和她闲谈,苍老的目光看向还坐在一起上的商榷。

        父子俩还有些僵持。

        姜予安也瞧出来,她二哥还有点闹脾气呢。

        对于二哥的事情,她不作任何评说。

        就作为家庭的一份子,她自然是希望家庭和和睦睦。

        于是小幅度推了商榷一下,低声开口:“二哥,不如去看看呗,妈也说了,爸爸他说话要是不中听,你骂回来就是,怕他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