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三十而立身患绝症尽情疯狂吧在线阅读 - 第63章 第一次见年轻的继母

第63章 第一次见年轻的继母

        就如李千帆猜测的那般,当易子腾把找到易万里的消息散发出去后,易家在云城的这座幽静的别院开始变得热闹了起来。



        一波接一波的人来访。



        不过,主要都是易家的人。



        不少都是从易家大本营尧城赶过来的,甚至直接将用于亲子鉴定的基因测序仪空运了过来。



        有意思的是,虽然提供了自己的头发做亲子鉴定,但易家的家主易天年始终没有露面。



        直到亲子鉴定结果为父子后,易天年才通过易子腾告诉李千帆,他工作忙,要过几天才能去看李千帆。



        这也正和李千帆的心意。



        毕竟,他这几天也有事。



        而且,他对这个血缘上的亲爹并没有什么好感。



        如果当年母亲是被迫逃离,那自己这个亲爹恐怕扮演的角色也不是多么光彩。



        亲子鉴定结果出来,李千帆的身份确认后,来这里拜访的人就更多了。



        基本上都是易家各分家弟子,包括易氏集团的一些高层领导。



        不过,直到天亮,都没有见到自己那位二弟易丰山。



        倒是易子腾的生母宫悦连夜从尧城赶了过来。



        第一次看到自己这位只比自己大了十三岁的继母时,李千帆也是有些惊讶。



        她身着黑色长裙,气质卓越。



        虽然她今年已经四十三岁了,但根本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



        你说她三十四岁,都没问题。



        她站在那里,宛如一幅韵味悠长的画卷。



        一头浓密的卷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微微的波浪增添了几分浪漫与慵懒。



        额前几缕细碎的刘海,恰到好处地修饰着她光洁的额头。



        高挺的鼻梁让她的侧脸更加立体,鼻翼微微翕动,仿佛在轻嗅着生活的芬芳。



        嘴唇饱满而富有弹性,涂抹着一抹淡雅的口红,不张扬却又恰到好处地凸显出她的成熟魅力。



        “啧啧,听说这女人十八岁就嫁给了我那亲爹,想必当年也是一代佳人,还真是便宜了我那亲爹。”李千帆内心感慨道。



        这时,易子腾跑过来,低声道:“喂,大哥,你不要用那么猥琐的眼神看着我妈,就算再年轻,那也是你继母。”



        李千帆翻了翻白眼:“我就看了一眼,怎么就猥琐了?”



        这时,宫悦走了过来,微笑道:“你们兄弟们在聊什么呢?”



        咳咳!



        易子腾干咳两声,抢先道:“没什么!”



        宫悦也没有多问。



        她看着李千帆,微笑道:“眉宇间的确有几分你母亲的样子。”



        “你见过我母亲吗?”李千帆道。



        “见过,你母亲是我们古武界女子的偶像。我之所以要嫁给你父亲,很大原因也是为了追随你母亲。”宫悦道。



        李千帆嘴角微抽。



        “原来古武界也有追星族。不过...”



        李千帆相信,宫悦曾经的确是母亲的粉丝。



        但25年过去了,宫悦也不再是追星少女了。



        她是易家主母,膝下有一子。



        她肯定是想让易子腾成为易家继承人。



        而自己和易丰山一样,也是障碍。



        如果不是自己得了绝症,想必,她也不会对自己这么亲近。



        不过,凡事都是交易。



        李千帆也有自己的盘算。



        双方目前利益是一致的,那便可以成为盟友。



        “说起来,老二兄妹俩来了吗?”宫悦又道。



        易子腾摇了摇头:“没有。”



        他顿了顿,又道:“我还特意给我那二哥打了电话。他说他有事要忙,等忙完就来看大哥。我猜,他现在肯定气坏了。还有易梦那婊子,肯定也是气得不行。哈哈哈。”



        只要易丰山吃瘪,易子腾就很开心。



        “易梦是你姐姐,你不能这么说你姐姐。这要是让你爸听到,你又该挨骂了。”宫悦道。



        “哼。”易子腾撇了撇嘴:“易梦那女人坏的很。从小就拿蛇吓我,害得我现在杯弓蛇影。我跟她势不两立!”



        宫悦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顿了顿,看着李千帆,又道:“千帆,你有什么打算?易丰山兄妹俩可不好对付。他们背后有不少族老支持,甚至有小宗师境的族老做靠山。”



        李千帆瞳孔微缩。



        宗师境属于半步超凡的境界。



        哪怕只是小宗师境,战力也要比普通九阶武者强上至少十倍。



        自己现在就算潜力发挥到极致,战力也只是相当于九阶巅峰。



        遇到小宗师境的强者,毫无胜算。



        当然,小宗师境的强者也犹如凤毛麟角,极为稀少。



        易家贵为四大家族之首,只有一个大宗师境强者以及六个小宗师境的强者。



        贺家有一个大宗师境强者以及五个小宗师境强者。



        冷家有一个大宗师境强者和三个小宗师境强者。



        叶家最惨,只有一个大宗师境强者以及两个小宗师境强者。



        武道修炼到小宗师境,基本上就很少在管理世俗事务了,都会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中,以求能突破到大宗师境。



        要知道大宗师境可是能活到150岁以上。



        而且,只有到了大宗师境,才能有希望进一步突破身体桎梏,达到新境界。



        当然,千年来,古武界还没人能更进一步。



        或许,人类的极限就是大宗师境。



        “竟然还有小宗师境的强者关心世俗事务,他图什么呢?”



        李千帆目光闪烁。



        就在这时,有人进来禀告。



        “大公子,叶家来人了。”



        “请进来。”李千帆平静道。



        他很清楚,一旦自己恢复了易万里的身份,那必然要和叶家大小姐叶冬至见面。



        “唉,这叶冬至也是一个可怜人。”等传话的弟子离开后,李千帆开口道。



        “大哥,什么意思啊?”易子腾好奇道。



        “我现在的情况,也就不到三个月的寿元了。筹备婚礼至少得两个月吧。恐怕她刚嫁给我,我就要归西了。平白无故让人家做了寡妇,有些于心不忍。”李千帆道。



        “哥,你别有心理负担。那女人也是不是什么好鸟。”易子腾道。



        “什么意思?”



        “大哥,我听说,那个叶冬至生性放荡,明明和你有婚约,却在外面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啊?”



        李千帆瞬间感觉头上绿油油的。



        “我怎么没听人说过啊?”李千帆又道。



        他倒是听冷倾城说过那叶冬至生性放荡,但没听说她还生了孩子。



        “这事只有少数几个族老知道。我听说,原本族老们是想杀了那个男人,但叶家大小姐以死相逼,所以只能放了那个野男人。”宫悦道。



        叶冬至怀孕生子这事,宫悦也听说了一些,但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李千帆嘴角抽了下。



        “呵呵呵,那叶家大小姐还真是痴情。”



        这时,叶家人来了。



        但来的并不是叶冬至,而是叶天启母子。



        这对母子还没离开云城。



        看到李千帆的时候,叶天启愣了愣:“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冷家的弟子吗?”



        易子腾看了李千帆一眼,然后道:“说起来,大哥,你现在还是冷家弟子呢,冷家都为你在古武协会注册了。这怎么办?”



        “等等,等等。”



        叶天启顿了顿,看着易子腾,又道:“易子腾,你刚才喊他什么?”



        “大哥啊。”



        易子腾顿了顿,又指着李千帆道:“正式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我失踪三十年的大哥易万里。”



        叶天启:...



        他单手捂着额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易子腾母子不知道叶冬至的情夫是谁,但叶天启母子可是知道的。



        “没想到萌萌的亲爹就是易万里。他和冬至本来就有婚约。这事弄得...”



        想到之前差点杀了李千帆,叶天启母子俩也是一阵后怕。



        不过,仔细想想,就算杀了,也应该没什么。



        当时自己并不知道李千帆的身世。



        而且,易家内部想要易万里死的,也不少。



        易家也不可能因为一场误杀而抛弃盟友。



        毕竟,叶家需要易家。



        而易家同样需要叶家。



        “说起来,作为盟友,我们叶家的族老们似乎更想支持二公子易丰。而易家的族老们似乎也是更支持易丰山。如此以来,这易家大公子,就算找到了,又能如何呢?他一个人没本事改变大局。”



        想到这里,叶天启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对李千帆似乎也不怎么上心了。



        “我那未婚妻没来吗?”这时,李千帆开口道。



        “我给她打了电话,但电话关机,联系不上。”



        叶天启顿了顿,看着李千帆,又道:“不过,话说回来,大公子不是有女朋友吗?那个顾诗曼。都有女朋友了,还要惦记我妹妹吗?”



        之前,叶天启母子去找顾诗曼的时候,李千帆当面自称是顾诗曼的男朋友。



        李千帆笑笑:“谁会嫌女朋友多呢?”



        “你!”



        叶天启一脸黑线。



        “叶天启,你厚颜无耻,我们叶家是不会把冬至嫁给你的!”这时,叶母开口道。



        她顿了顿,又道:“我们宁愿把冬至嫁给二公子易丰山。”



        闻言,易子腾和宫悦都是脸色微变。



        “千帆,叶冬至要是嫁给易丰山,就麻烦了。本来易家的族老们就更倾向于易丰山做继承人。若是让易丰山和叶家联姻,又将获得叶家的支持。就再也没人能阻止易丰山成为易家继承人了。”宫悦低声道。



        “有道理。”李千帆顿了顿,看着叶天启母子,又笑笑道:“叶冬至是我的未婚妻,谁也别想让她改嫁别人。”



        “恐怕,你做不了这个主。”叶母微微一笑。



        李千帆瞳孔微缩。



        叶母往前一步,看着李千帆,又微笑道:“李千帆,我们叶家的孩子,我们叶家当家。我们说让她嫁给谁,她就只能嫁给谁。”



        说完,叶母又道:“天启,我们走。”



        说完,两人就是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大哥,这怎么办啊?”易子腾着急道:“要不然,我们趁他们没有退婚,直接把叶冬至掳来,先生米煮成熟饭再说!”



        啪~



        李千帆敲了下易子腾的脑袋,没好气道:“你能不能不要总想这些地痞流氓才做的事情?”



        他略微沉吟,然后道:“我先去见一下叶冬至。”



        “你知道她在哪吗?”



        “她不是一直在云梦湖的湖心岛上吗?”



        李千帆虽然没见过叶冬至,但已经知道云烟餐厅的幕后老板就是叶冬至。



        “我跟你一起。”易子腾道。



        李千帆想了想。



        “也行。”



        若是有什么情况,易子腾比他出面好使。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云烟餐厅所在的湖心岛。



        但两人并没有在湖心岛上找到叶冬至。



        “是不是被叶家藏起来了?”易子腾道。



        “可能吧。”



        “那怎么办啊?这易丰山要是做了继承人,以后哪还有我们兄弟俩的活路?”易子腾着急道。



        “不要着急。”



        “我就知道大哥还有办法!”易子腾大喜。



        他顿了顿,又道:“大哥,我们该怎么做?”



        李千帆咧嘴一笑,然后道:“你是不是忘了,我现在可是冷家弟子。”



        易子腾愣了愣,然后道:“你想让冷家支持你吗?不是,大哥,你糊涂了啊。冷家可是贺家的盟友。”



        “我听说,就在百年之前,冷易两家还是盟友,姻亲。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两家就闹掰了。”李千帆道。



        “你也说了,那都是百年前的事了。现在冷家和贺家走得近,而且冷家大小姐就要嫁给贺家二公子了。”



        “我不会让他们结婚的。”李千帆平静道。



        “为啥?”



        “因为...”李千帆顿了顿,又道:“冷倾城是我的女人。”



        “不是。大哥,你疯了啊。你连贺家的未来儿媳妇都搞?你这是要四面树敌吗?”



        易子腾后悔和李千帆结盟了。



        这时,李千帆揽着易子腾的肩膀,又道:“三弟。你现在别无选择。就算你现在背叛我,你觉得易丰山就会饶过你?”



        “但是,哥,就连我们易家的族老们都不站在我们这边,我们要怎么应付四大家族啊?”



        易子腾越想越绝望。



        “这个疯大哥!”



        李千帆笑笑:“行了,别沮丧着脸了,事情不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嘛。等我把冷家大小姐娶了,那我们就能获得冷家的支持了。”



        “说得轻巧。冷家凭什么要把他们的大小姐嫁给你啊?”



        李千帆两手一摊:“那你说怎么办?等死吗?反正我本来就快死了。你怎么办?”



        易子腾立刻握住李千帆的手道:“大哥,加油!我看好你哦。”



        李千帆白了易子腾一眼。



        他看了看时间,又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随后,李千帆就离开了。



        他虽然在意叶冬至的事,但更在意和叶萌萌的约定。



        当李千帆来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崔茜正牵着叶萌萌的手站在幼儿园门口。



        她有些兴奋,但也有些忐忑。



        她害怕李千帆不来。



        当叶萌萌看到李千帆的时候,立刻兴奋的跑了过来。



        “爸爸。”



        李千帆也是顺势抱起了叶萌萌。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叶萌萌撒娇道。



        李千帆笑笑:“你对我的信任就这么点啊。”



        “我这叫患得患失。”



        “懂的词不少。”



        这时,一个老师模样的女人从幼儿园出来,问道:“萌萌,这就是你爸爸吗?”



        “是啊。是不是超帅?”叶萌萌一脸骄傲。



        女老师又道:“今天妈妈不来吗?”



        “妈妈出差去了。”叶萌萌道。



        “萌萌,你先进班里。我有事想跟你爸爸沟通一下。”老师又道。



        “知道了,老师。”



        叶萌萌顿了顿,又看着李千帆道:“爸爸,待会见。”



        在叶萌萌走后,女老师又看着李千帆道:“你不是萌萌的爸爸吧?”



        “呃,为什么这么说?”



        “我问过萌萌的妈妈,她说萌萌的爸爸已经不在了。”



        “我是她继父。”李千帆硬着头皮道。



        “我一直和萌萌的妈妈联系不上,我有些担心,你能帮我联系萌萌的妈妈吗?”女老师又道。



        “这...”



        李千帆尴尬了。



        他并没有叶萌萌母亲的联系方式。



        “对了,她是萌萌的保姆,你问她。”李千帆指着崔茜道。



        女老师眼里更狐疑了。



        李千帆被女老师看得头皮发麻。



        “韩老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李千帆扭头一瞅,愣了愣。



        叶心夏过来了。



        “她来干什么?”李千帆嘴角微抽,又心道:“难道她知道自己给人当爹的事了?”



        有点尴尬。



        这时,叶心夏已经走到了李千帆身边,自然而然的挽着李千帆的胳膊,眼睛却是在看着女老师,轻笑道:“韩老师,萌萌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



        这话有如雷击,李千帆脑子里嗡嗡作响。



        接下来叶心夏和女老师说了什么,李千帆完全没听进去。



        他脑海里只回荡着叶心夏刚才的那句话。



        “什么意思?她认识叶萌萌?等等。姓叶,萌萌是他们叶家的孩子?还是说...”



        等李千帆回过神的时候,女老师已经离开了。



        身边只有叶心夏。



        她也已经松开了李千帆的胳膊。



        “心夏,萌萌是?”李千帆道。



        叶心夏看着李千帆,平静道:“你的孩子。”



        李千帆瞬间懵圈了。



        他刚才不是没想到这种可能,但真的被叶心夏亲口证实,他的脑子一时半会还是没转过圈。



        片刻后,李千帆终于回过神了。



        大喜。



        “我就说,第一次看到萌萌就觉得特别的亲切。原来是我的女儿啊。我李千帆也算是有后了,死而无憾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说什么死不死的。”叶心夏道。



        李千帆笑笑。



        他看着叶心夏,深呼吸,又道:“心夏,我已经和林婉婉登记离婚了,等过了离婚冷静期...”



        “我...”叶心夏咬着嘴唇,然后道:“我要结婚了。”



        李千帆:...



        叶心夏要结婚的事,他之前也听说了。



        但此时此刻,李千帆的心境却有所不同。



        以前,叶心夏只是他的前妻。



        但现在又多了一层身份,他女儿的母亲。



        这时,叶心夏又道:“对方不想要‘拖油瓶’,所以,萌萌就交给你照顾了。”



        李千帆情绪陡然有些激动。



        他抓住叶心夏的衣领,怒道:“叶心夏,你听着,萌萌不是拖油瓶。”



        “总之,我没法带着她嫁人。”叶心夏又道。



        李千帆松开了叶心夏,他现在极度失望。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我从来没想过你会把我们的孩子视为拖油瓶。”



        “随你怎么说。总之,萌萌,我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她。还有...”



        叶心夏顿了顿,又道:“洱海的约会,我不能去了。”



        “我也不会跟你去约会,和你这样的女人约会,我只会感到恶心。”



        李千帆说完,转身进了幼儿园。



        他刚才的话很重,但他真的非常失望。



        叶心夏移情别恋,他都不会这么难过。



        人之常情嘛,就像自己不也喜欢上了林沫沫和冷倾城。



        但说自己的孩子是拖油瓶,李千帆不能接受。



        “我们的孩子在你眼中竟然成了拖油瓶,呵呵。”



        在李千帆离开的刹那,叶心夏同样泪流满面。



        这时,一辆车停了下来。



        冷千寻和冷倾城,还有冷念念从车上走了下来。



        冷千寻牵着冷念念的手进了学校,而冷倾城则朝叶心夏(叶冬至)走了过来。



        “叶冬至,你哭什么?是喜极而泣?”冷倾城道。



        叶冬至擦去眼泪,看着冷倾城,平静道:“我不想跟你斗嘴。我已经把萌萌托付给李千帆了。以后,你也帮衬着点,帮忙照顾一下他们父女。先谢了。”



        冷倾城眨了眨眼:“叶冬至,你什么意思?你不想和李千帆结婚?”



        “你不是明知故问吗?”



        叶冬至顿了顿,又淡淡道:“易家大公子找到了,我要和易家大公子结婚了。我曾经和叶易两家做过交易。待易家大公子找到,我就跟他结婚,然后,他们保证不伤害李千帆。”



        “啊,这样啊。”



        然后。



        扑哧~



        冷倾城没忍住直接笑喷了。



        叶冬至脸更黑了。



        “随便笑吧!等你和贺清扬结婚的时候,我看你怎么笑得出来!”



        冷倾城忍住了笑,然后看着叶冬至,又道:“叶冬至,你这也太草率了吧?你都不先了解一下你的未来夫君是什么样的人吗?”



        “他是什么样的人,于我而言,都没有意义。我只是为了为了履行婚约,为了救李千帆,哪怕对方是一条狗,我也嫁。”叶冬至道。



        “哦,你那未婚夫的确是一条狗,一条色狗。”



        冷倾城顿了顿,又道:“据我所知,你那个未婚夫至少同时交往了两个女朋友,还有好几个暧昧对象。他甚至公开宣称,他要同时交往三个女朋友。”



        “人渣!”叶冬至忍不住骂了一句。



        “你命不好,没办法。”冷倾城道。



        叶冬至要暴走了。



        “冷倾城,我以前就觉得你很讨厌。但没想到你这么让人讨厌。你嘴巴怎么那么欠呢!”叶冬至黑着脸道。



        “行了,别生气了,既然事已至此,那就认命吧。”



        冷倾城顿了顿,揽着叶冬至的肩膀,又笑笑道:“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参加孩子们的亲子运动会呗。李千帆既然已经进学校了,那我们也进去吧。”



        叶冬至很别扭。



        但想到这可能是她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陪女儿还有李千帆,叶冬至最终还是‘半推半就’的跟着冷倾城一起进了学校。



        学校,操场。



        李千帆正和也已经进学校的冷千寻聊着天。



        “这是谁惹我们的易大公子生气了?”冷千寻道。



        对于冷千寻知道自己的身份,李千帆并不惊讶。



        毕竟,冷倾城知道他的身份。



        如今,自己的身份不再保密了。



        想必冷倾城已经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了冷千寻。



        “唉。”李千帆叹了口气:“女人是不是都是寡情之人?”



        “喂,我警告你,不要开地图炮。”冷千寻脸微黑道。



        李千帆看了冷千寻一眼,突然有些好奇道:“千寻姐,你现在的心理认同是男人,还是女人啊?”



        “你想死吗?”冷千寻黑着脸道。



        “就好奇嘛。”



        “自我认同当然是男人。”冷千寻道。



        “那就好。”



        说完,李千帆直接把手放在了冷千寻的肩膀上,叹了口气道:“千寻兄弟,兄弟我心里苦啊。想跟你聊聊,但又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冷千寻扭头瞅了一眼放在她肩膀上的咸猪手,一脸黑线。



        不过,倒也没有甩开李千帆。



        毕竟,自己说了,自己心理认同是男人。



        那男人勾肩搭背不是很正常吗?



        “怎么苦?说来听听。”冷千寻忍下情绪,然后道。



        她也有点好奇李千帆在烦恼什么。



        要知道,这家伙以前可是混世魔王的架势,天不怕,地不怕的。



        今天罕见的见他这么蔫。



        她也挺想知道他发生了什么?



        “唉,算了,说了你也不懂。”这时,李千帆又道。



        冷千寻瞬间要暴走了。



        一拳祭出,迅如闪电的袭向李千帆。



        但李千帆也早有防备。



        脚尖点地,身体轻微一转,避开了冷千寻的这一拳。



        冷千寻一击落空,身体条件反射的向前倾斜。



        然后,让冷千寻懵逼的事情发生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